聞過則喜

「聞過則喜」指虛心接受意見。出自《孟子》

【原文】《孟子·公孙丑章句上》——孟子曰:“子路,人告之以有过,则喜。禹闻善言,则拜。大舜有①大焉,善与人同②,舍己从人,乐取于人以为善。自耕稼、陶、 渔以至为帝,无非取于人者。取诸人以为善,是与人为善③者也 故君于莫大乎与人为善。”

【注释】①有:同又。②善与人同:与人共同做善事。③与人为善:与:偕同。

【翻译】孟子说:“子路,别人指出他的过错,他就很高兴。大禹听到有教益的话,就给人家敬礼。伟大的舜帝又更为了不得:总是与别人共同做善事。舍弃自己的缺点,学习人家的优点,非常快乐地吸取别人的长处来行善。从他种地、做陶器、捕鱼一直到做帝王,没有哪个时候他不向别人学习。吸取别人的优点来行善,也就是与别人一起来行善。君子。最重要的就是要与别人一起来行善。”  

聞過則喜,顧名思義,就是別人批評自己錯誤時依舊保持一種良好的心態,欣然、虛心的接受意見。這不僅體現著個人的修為與素養,更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精髓。

舜帝是道德文化的鼻祖,他在位時,命后稷(音「記」)按時播植百穀;挖溝開渠以利灌溉;疏通河道,治理洪水;公布五刑,除去四凶族。舜知人善任選用能人,任命了許多官職:命禹作司空,主平水土;命棄作后稷,主管農業;命契作司徒,主管五教;命皋陶管理五刑等等。舜為首領時,把各項工作都做得很好,開創了上古時期政通人和的局面,所以舜成為中原最強大的盟主。舜帝造福於百姓,更具有聞過則喜的德行。

孟子對他的弟子們談到勇於接受批評的問題時,舉出歷史上三個善於接受別人意見的人,即孔子的弟子子路、禹和舜。孟子說:「子路,別人指出他的過錯,他就很高興。大禹聽到有教益的話,就給人家敬禮。偉大的舜帝更為了不得,總是與別人共同做善事。捨棄自己的缺點,學習人家的優點,非常快樂的吸取別人的長處來行善。他從種地、做陶器、捕魚一直到做帝王,沒有哪個時候不向別人虛心學習。」

在唐太宗李世民執政期間,唐朝國力強盛,被稱為貞觀之治。這樣一位賢明的聖君,他聞過則喜的品德至今令人不能忘懷。貞觀18年,太宗對群臣道:「現在我想聽聽自己有何過失,你們要暢所欲言,專談我的缺點。」長孫無忌等大臣都說:「陛下以恩德教化,使天下太平,有何過失。」侍中劉洎(音「記」)卻說:「陛下聖德確如長孫無忌所言,但近來有人上書,陛下覺得不稱心,當面詰難,使上書者慚愧退下,這不是褒獎進言之路。」太宗聽後,高興的表示:「你說得對,我一定改正。」

歷史給了我們很好的借鑑,聞過,就要敢於正視;聞過,就要虛懷雅量。聽其言,納其說,方能集他人智慧。常自省,方能使自己日臻成熟。

再例

《述而第七》——陳司敗問[1]:“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2],曰:“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3]?君取于吳為同姓[4],謂之吳孟子[5]。君而知禮,孰不知禮?”巫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茍有過,人必知之。”

【簡  注】[1]陳司敗:陳國主官司法的官,姓名不詳,也有人說是齊國大夫,姓陳名司敗。[2]巫馬期:孔子學生,姓巫馬,名施,字子期。[3]黨:偏袒。[4]君:指魯昭公。取:今作“娶”。吳:國名。魯為周公之後,吳為太伯之後,都是姬姓。古代禮制規定:同姓不婚。故魯昭公違禮。[5]吳孟子:魯昭公夫人,本應叫吳姬,因同姓不婚,故去掉她的姓(姬),改稱吳孟子。

【意  譯】陳司敗問孔子:“魯昭公懂禮嗎?”孔子說:“魯昭公懂禮。”孔子走出去以後,陳司敗作揖請孔子的學生巫馬期走近自己,說:“我聽說君子沒有偏袒,難道孔子也有偏袒嗎?魯君從吳國娶了位夫人,那是同姓的,因而大家叫她吳孟子。魯君若算得上知禮,誰還不知禮呢?”巫馬期將這話轉告給孔子。孔子說:“我孔丘真幸運,因為我一旦有了錯誤,別人就一定能給我指出來。”

人非天生而知大道,而知生生世世的因果,而知此生此世的使命與歷程。人來塵世,人對以往的記憶被清洗,人對未來的洞見被蒙蔽,人得從零開始重塑觀念、性情與風格,所以,人俱有過。上天不斷暴露人的過錯,意在讓人不斷發覺,不斷救正,進而入道得法,返本歸真。

聞過則喜,非是君子的風範,而是君子的智慧。君子明白,這“過”是由上天來啟迪,這“過”本來就是他非去不可的死關。如果他拒絕承認,他即放棄上天恩賜的良機;如果他反過去責人,他即打碎一面可藉以觀照自我的鏡子。

由人之口來言“過”,可能非常激烈。但無論如何激烈,如何反常,如何讓人忍受不了,你都得心平氣和去面對,都得對他心存感激。小人的做法相反,他不忍、不認、不謝,卻滿懷了仇恨以報復,實則是自斷生路,自掘墳墓。

再例

晉時,許允娶了阮家醜女。行過大禮之後,進入洞房,見到新娘貌醜,立即想奪門而逃,卻被新娘一把抓住。許允沒好氣地問:“女子應有四種德行,你具備幾條?”新娘從容地回答:“孝順父母,尊重丈夫,是其一;說話和氣,是其二;能織紡絲麻,是其三;貌美,是其四。前三條我都能做到,我所缺少的只是美貌罷了。”

新娘反問:“讀書人應有許多好的品德,您又具備幾條呢?”許允很輕率地回答:“我都具備!”新娘聽後,直言不諱地說:“各種品德中,把以德取人放在第一位,可是您卻注重美色,重貌輕德,怎麼能說都具備呢?”許允聽了這番話,臉上顯出慚愧之色,心裏改變了主意。後來,夫妻之間互敬互愛,白頭偕老。

君子重德,重德之首則是不事傷害。有過,即在背道而弛,于他人、他事不利。所以君子改過,必定喜洋洋從速。因為過之不改,必定持續貽害、失德,最終害己。德分的大小,是上天安排塵世禍福的依據。人重美色、權位與金錢,卻不知,它們在天道之中,最不具備份量。

再例

誠心求過 聞過則喜--文/清言

人都有過失,而能夠誠心聽取他人的意見和指責,並且虛心改正,這只有有德之人才能做到。唐太宗是歷史上少有的聖君明主,他以能廣開言路、虛心納諫而著稱,以下是史書上記載的幾則唐太宗“誠心求過,聞過則喜”的小故事,身為天子的那份謙遜和博大胸懷足可以垂範後世。

太宗曾經怒恨苑西監穆裕,下詔在朝堂斬首。皇太子急忙勸諫,太宗高興的說:“朕開始得到魏徵,他能夠早晚向我進諫。魏徵去世後,劉洎、岑文本、馬周、褚遂良繼續進諫。兒子在我的膝前,看到我喜歡聽取諫言時間長了,因此今天也來進諫,確實是習慣成自然呀!”

有一次太宗忽然對群臣說:“朕今天想聽人說自己的過錯,你們為朕說說。”很多大臣都推辭說陛下用盛德達到天下太平,他們沒有發現有甚麼過錯。只有尚書右丞劉洎說道:“可是近來有人上書不符合聖旨,有時陛下當面追根問底,沒有人不羞愧汗顏,這恐怕不是進言的人樂意走的路。”太宗說:“你的話說的對,朕能改正。”

太宗痛恨貪官污吏,要嚴加懲處他們,於是讓人暗中派人給各曹司贈送物品,有一名官吏接受了饋贈,太宗下詔斬殺他。當時的民部尚書裴矩說:“官吏受賄固然應該處死,然而陛下用計謀哄騙他,又將他繩之以法,這就是所說的欺騙人去犯罪,這不是用德義引導人的辦法。”太宗聽後,對群臣說:“裴矩竟能在朝堂之上爭論,不當面順從,如果事事如此,天下有不能治理的嗎?”

太宗剛即位時,屢次出遊而且飛馬騎射,當時的大理少卿孫伏伽進諫,認為這不是垂範後代的事情,不能這樣做,太宗說:“你能指出朕的過失,朕能改正過失,天下可能就有治了!”

貞觀初年,當時的中書舍人高馮上疏進諫,共例舉了皇帝用人不當、不愛惜財力勞力等五件事,太宗看了後非常稱讚,進授其為太子右庶子。高馮後來又多次上疏闡述朝政得失,言辭誠懇真切,太宗賜給了他一劑鐘乳,說:“你進獻給我的是藥石之方,朕也用藥石回報。”

有一次彗星出現異象,持續了一百多天,太宗詢問群臣,大臣虞世南舉了齊景公行德政,使彗星異象消失的例子,勸諫太宗不要因為功高而自誇,不要因為太平日久而驕奢,要慎始慎終。太宗說:“是的,我確實沒有齊景公那樣的過錯,我十八歲時舉義兵,二十四歲平定了天下,不到三十歲即登上帝位,自認為從三王以來,撥亂反正的君主沒有能像我這樣的,所以自驕自誇,輕視天下的士人。上天顯示異常現象,怕是因為這個緣故吧?秦始皇鏟除六國,隋煬帝富有四海,終因驕傲而失敗,我怎能不引以為戒呢?”

殿中侍御史張行成有一次陪侍宴會,太宗談到山東人和關中人,語氣有所偏向,張行成說:“天子以四海為家,不能以東西作為界限,這樣是向人表明自己狹隘了。”太宗稱好,賜給他一匹名馬,錢十萬,衣服一套。並且從此以後遇上大的政事,都讓他參與議論。太宗有一次對群臣談到歷史上很多帝王者都因得到了有能力的將相輔佐才平定四海,而他自己身為君主,卻一身兼行將相事務。張行成因此上疏,認為這是與臣下爭功,太宗接受了他的意見。

杜正倫、韋挺、虞世南和姚思廉能夠不顧個人安危、經常犯顏直諫,有一次太宗特地宴請他們四人,並對他們說:“我聽說神龍可以馴服,然而它的頷下長有逆鱗,觸犯逆鱗者死,人君也有這種情況。眾卿觸犯我的‘逆鱗’,補救我的過失,朕還會擔心危亡嗎?想到眾卿的誠意,所以設宴來同樂。”並且每人賞賜了一些帛給他們。

知过不讳,改过不惮
严于律己、知错必改
文过饰非、知错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