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20121230-0107,沙巴禮-拜儀

 

德教‧儀禮是用-扶鸞儀禮

 

無禮、失禮!還有德嗎?        

 

       德教鸞務,是我教的源頭,是我教的重要支柱。近來,東馬、西馬不同的閣,皆有師尊下文傳諭,要德生重視儀規,特別是扶鸞禮儀,有師尊用嚴厲口氣訓諭,再繼續失禮將鄙棄我們。這之前,不少大德、閣長也時有提及,要端正扶鸞禮儀之事,真是無獨有偶,或者是我們言而未行,師尊不得不下達鞭策,是人神感應的力量。

 

       由於每個閣有頻密的扶鸞活動,難免會出現素質落差。有些鸞生,修行不足造成一些馬虎的行為,雖然失禮的孿生只佔一小部分,也是危害德譽,如今師尊下諭,正是及時糾正的時候--無禮、失禮!還有“德”嗎?

 

       鸞務的禮儀、儀規不需要創作,過去的鸞文所提及,鸞堂儀規,儀禮都有記載,是繁瑣了些,而我們只需要取其簡約部分,讓大家遵循,就能取得禮儀精神--試想,當看到一班人東歪西斜、雜亂無章、馬虎懶散,却是在處理扶鸞神聖的工作,如此態度,怎能令人生起尊敬之心,豈不是在褻瀆神靈,罪過不輕。

 

教不離德、德不離身

 

1. 德不離身

 

       德生的功課,便是天天誦唸《心典》,記住師尊的教誨,不忘落實實踐,才能不斷地提升自己。經文前就開章明義“教不離德,德不離身”,德教會的宗旨便是“揚德”,換句話說,離開“學德、修德、弘德”,就不是德教會了,德生以此為命,“德”不可或離“自身”。德是天命之性;其自然而然含藏着“六不”!這六個“不”,就是行“禮”!能行此“六”禮,塵世之間沒有邪魔外道的鬼魅,人與人之間不會互相傷害損侵,不會受困於是是非非而鬥爭訴訟之中。

 

2. 至誠無物,至妙至精

 

      《禮記·中庸》:“誠者,物之終始,不誠無物”,一切事物能和平存在,皆賴於“誠”,“誠”是禮的根本,最古老一本書《易》澤風大過卦“初六,籍用白茅,無咎”。子曰:“苟錯諸而可矣;籍用白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為物薄,而用可可重也。慎斯術也以往,其無所失矣”。

 

      “席用白茅”就是“誠”,有“誠”的人,何來咎呢?

 

       《禮記·中庸》:“誠者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道德修養的方法和境界。

 

       《說文》:誠信也。《廣雅》:敬也。《增韻》:無偽真實也。

 

       《中庸》說誠(附)

 

       《易·乾》閒邪存其誠。

 

       《禮·東記》著誠去偽,禮之經也。

 

        Sai Baba講一個故事說:一位虔誠的信徒,站在恒河淺水處,很誠懇地用雙手奉起恒河水向上恭敬,“神啊!我用恒河水供養您!”神悠然接受。這水是神的,為什麼神接受他的供養,不是水啊!而是他那顆虔誠的心。

 

誠是打開德之門的一把鑰匙呀!最妙之中妙,是精中之精,精微神妙。

 

3. 道化成理,虔誠至靈

 

       歷來師尊處處要我們循“道”而修,但因為凡夫俗子根淺,無法領略,故師尊把“道”轉化為“理”來說明,此句話共有四個“至”,至誠、至妙、至精、至靈。

 

       虔誠具備至妙,至精,故能至靈。

 

       從心典看,“至”可解為最,可解為到,兩意都可,德生要以一顆“誠”的心,便可以達到“靈”境界,扶鸞之中提及的人靈與神靈感應的起點處便是“誠”了!

 

       德教會立會,就是“誠”所感召:    一九三九、己卯年(民国二十八年),是時本已極為貧困的中華大地,正受着日寇蹂躪,社會水深火熱、民不聊生、人心動盪;西風漸侵、崇尚新学、习染欧风;孔教不遵、纲纪逐废、五伦不顧,八德虧敗,內外交困,已不復礼教之邦。在广东省潮阳县和平区英西港鄉,居士楊瑞德等人,鑒於人民流離顛沛、生灵涂炭,苦不堪言,为祈求战争早息。數人斋戒沐浴,虔设香案,以其家藏珍存扶戰柳笔,祝禱祈請鸞諭,焚香頂禮歷月,終於誠德動天,承蒙師尊杨筠松,柳春芳两师鸾乩降諭,立閣“德教”,賜名“紫香閣”,並訓誨德生以揚道德、淨人心為志;賑災黎、濟苦難為修,在潮汕開始名“德教” 肩賦使命。

 

4. 用語體解釋誠有,誠信、誠心、虔誠、誠實、忠誠、誠懇、誠敬。德生以此修行,而聖工的鸞務要更勝一層。

 

    《禮記·大學》寫“誠於中,形於外”,心中有誠,表達於行止就是“禮”了。

 

    “誠”者,能不亢不卑——不會傲慢,不會自卑;傲慢者,只看到別人的弱點因此瞧不起人,自卑者,只看到自己的短處,而自哀自怨了。

 

    “誠”能真實,扶鸞者最容易犯“不誠”之病,往往把師尊的功能,誤會為自己“了不起”,把別人的尊重當成自我高抬,最嚴重是,以為自己是師尊。

 

    “誠”者不會傲慢,因此不敢“遲到”。

 

第一:身心清淨。

 

       鸞務工作人員,是一位聖工者,其唯一責任就是為師尊服務,其心態就要有一顆虔誠的心,那麽,要以行“禮” 表達其 “誠”。

 

       淨壇:聖殿本來是清淨的,不是我們凡夫所能 “淨”,而所謂淨壇,對象是“淨人” “淨眾生”。扶鸞是聖工,故先要從“鸞生”開始,所有鸞務人員如何清淨自己。

 

1.  是日的活動之前,鸞生要淨身、口、意、心。如避免花天酒地,酒醉、吵架、發怒、胡鬧、搬弄是非……等等。身心保持平靜,才不會影響扶鸞的情緒,到來閣所以前,淋浴穿上乾淨衣服。

 

2.  所有鸞生應提早一點抵到聖殿,一起共修一陣子。在禪堂或是在一個靜室,或是聖殿的一個角落,一起共修,最少半小時。共修方法,如大家在一起靜坐或一起誦念經典。這麼做有兩個好處,一、所有鸞生能夠學習 “一體性” ,借大家共修力量,更趨精進。二、強化與師尊相應。

 

召集:我們的生活習慣於散漫,也往往表現在聖殿之上和開鸞聖工。時間到了,是用大聲呼喚,粗俗的叫喊方式,以召喚集聚,這種行為在聖殿上,實在太無禮,難怪師尊要下諭嚴訓。

古人早就落實了這個儀禮,應用擊鼓(小鼓)來作召集禮儀,方法是急鼓一趟,凡所有人在鼓響起,都會主動和快速到聖殿集聚排班,那些非鸞務人員,可能都在做其他的事,也應該放下手上的功夫 (儀式完畢,再回來繼續),齊集聖殿。來賓,問事者也應一起到聖殿集聚,他們不懂,老德生此時就要負起應有的責任,以最有禮貌的態度,最友善的口氣,主動並隨緣引導他們参於。

 

       此時鸞生要以最熟練的動作把鸞盤排好。鸞盤以單數為主,單數含義:天數、為陽、為生。鸞筆由主鸞雙手奉請,齊眉。所有鸞生要比所有人更快更齊地排班。

       柳筆不可随處亂於,要做個墊以供放,平時要用青布遮蓋。鸞生奉請時,先揖禮,再頌偈請鸞:

 

      1.  領命鸞務乩責在,護法守職不容疏,願與賢能神人主,乩鸞揮柳傳天意。

  或2.  神人相通唯心感,意化靈柳盤中揮,接承天職代師意,靈靜慧定見真彰。

 

頌畢,雙手揭蓋布,雙手奉起柳筆,齊眉,退至鸞盤震位恭立。


鼓手靜候,所有人齊班,便可以開始儀式。

註:鼓聲不僅是召喚德生齊集,也是召喚其他眾生前來相集,特別是那些設有功德堂,或有辦春秋二祭,或有辦清明節和中元節的閣,更要嚴格遵守禮儀。試想,其數眾多的眾生,看到德生凌亂無禮,只會增添許多煩惱,或是和德生一樣缺 “德” 無 “禮” ,亂七八糟,這樣的閣所環境,怎麼能產生出 “閣和萬事興” 呢?所以用“禮”不可缺少,彼些互相嚴肅恭敬,才能福臨福生。

 

禮生:

 

司禮1人:負責唱禮(要多培訓幾人,以作備手),唱禮人立正於左邊,要嚴肅端莊,聲音響亮,可用mic。由開始至司儀完畢,必須保持正立,間中不準有一句閑話,絕不可走來走去,因為所有眾生等他“下今” 。

鐘鼓各一人:鐘(磬)在左,鼓(木魚)在右(左右是以師尊之方向分別),各有司職。用磬者,磬內要保持清潔,不許有任何他物,包括磬棒,磬棒應做個棒座置放,木魚槌亦應有一個座架。若用鐘鼓,兩側要有獨立之座。

 

淨水一盆:上献時用以淨手,備有毛巾。

 

司獻:左右各一人(多人)。備有燭、香、果……合為三獻。負責準備,負責傳達(可以一人,可以二人)。淨水。司獻禮生,立在左邊。此為龍動,龍口入意。

 

獻官:1至多人。事前安排好一人、多人,人多可三人分開三獻,或者陪獻。
凡是主獻陪獻皆應該衣著齊整和淨手。

陪獻接獻品自司獻,手奉齊眉地傳過去,不應該上下搖擺,到主獻手上才高舉過頭,停頓一陣(可三次),再以齊眉高度傳給陪獻及到右邊司獻手上。主獻也不要上下搖擺,這個舉動,不莊嚴亦無禮。

獻前三拜,獻後亦三拜。

 

全體德生肅立於師尊之前。

 

2. 開鸞禮儀,綜合說明:

 

1.  鐘鼓司:準時起鼓,先以鼓槌擊鼓框三,后鼓一擊兩作,一擊兩作,再一擊而後兩擊,密鼓。一重一輕,由緩而急,由弱轉强,復趨緩,至于静止之后,再重擊鼓心一响。鐘一響做结。

 

      (靜待全體集合,排班、肅靜、肅立。有禮生靜靜地引導現場的人)

 

2.  司禮唱:淨壇禮

    鐘鼓司:一鼓一鐘

    大眾頌:

    (淨水讚)北方壬癸,液體芬芳,淨洗靈台與八方,萬物滋潤昌,災劫淨光,世 界沐恩長,南贍清淨地,尊崇奉玉皇 (三頌) 。

   

    (淨心真言)内清淨莊,意清淨莊,氣清淨莊,五臟清淨,尊崇奉玉皇。

   

    (淨口真言)喉修淨莊,舌修淨莊,齒修淨莊,三业修淨。 尊崇奉玉皇。

    (淨身真言)體潔淨莊,清潔淨莊,整潔淨莊, 一身潔淨。尊崇奉玉皇。

 

3.  司禮唱:獻禮!
    鐘鼓司:二鼓二鐘

    司禮唱:司獻就位

    司禮唱:主獻某某淨手,就位。陪獻某某淨手,就位。全體就位。
    司禮唱:主獻、陪獻行三拜禮,

                    一拜!興!

                    二拜!興!

                    三拜!興!

                   稽首! (全體同拜)

    司禮唱:主獻、陪獻下跪
          “獻燭” 禮生傳燭,由左開始傳至右,右禮生奉到桌前點燃。
          “獻香” 禮生燃香,由左開始傳至右
          “獻帛”(帛:白色无文的绢制品)

          “献爵”(酒)

            ………

             (主獻、陪獻肅立)

 

4. 揭盤禮

    司禮唱:揭盤禮。

                   揭盤某某淨手,

                   恭請某某揭盤禮。就位。

    揭盤偈:1. 陰陽分曉,天地定位,乾坤五行,道體德用。揭!(或者)

                   2. 思惟清靜神意接,柳書文字沙盤現,唱喻唸字錄諭記,平沙專注消筆跡。揭!

 

5.  司禮唱:請聖!

    鐘鼓司:三鼓三鐘

   大眾頌:德教心典

             祝香辭

縷縷清香繞聖空 香繞聖空神人通

神人相通惟心感 心感信香化蒼穹

南無天雲海會諸仙 三稱

 

起 讚

陰陽分曉日月尊 渾渾五行合乾坤

帝德玄黃參化育 訂立慧緣休真根

 

奉請

東方木德星君 奉請

南方火德星君 奉請

中央土德星君 奉影

西方金德星君 奉請

北方水德星君 奉請

德德社諸佛仙尊

 

              經文  (重復,師臨)

 

玄旻高上帝 玉皇大天尊,慈念塵土末劫,發大悲心,揚大教化,渡一切苦厄,救一切蒼生。眾善子!教不離德,德不離心,天命為性,率性歸真。是故有諸行藏,不欺不偽,不貪不妄,不驕不怠,塵世無魅,無侵損相害,無是非訟擾。赤心古樸,積精為神,水火刀兵不見,災疫疾厄不遇,恬愉自得,慈志潔淨,常持聖典,正覺開志,超凡化真,心廣體胖,家室安寧,以增天爵,以邀古亨。旻誠無物,旻妙旻精,道化成理,虔感旻靈。

 

(最後一遍經文,接)

南無大慈大悲伏魔大帝德德社旻上上古佛玉皇大天尊。三稱

 

全體揖手胸前,低目專心誦典,一遍至多遍,乃至師尊蒞臨。

師臨,鸞務者扶鸞,餘人繼續把經典誦完,嚴禁半途而輟,給眾生增添煩惱。

              收經辭

 

玉皇大天尊 義氣貫乾坤 忠心如赤日

紫德訂道宣 願以此教典 普化於世間

同登極樂土 共齊天堂歡

南無德德社諸佛仙尊三稱

司禮:主獻,德生行禮三拜,

         一拜!興!

         二拜!興!

         三拜!興!

         稽首! (全體同拜)

     

     大眾合揖:唯德至道,以禮齊之。

     三擊掌,解班。

 

6.  息盤禮:師尊退鸞後,

    司禮唱:送師。全體排班。

    鐘鼓司:五鼓五鐘

    大眾頌:德教心典  

司禮唱:拜
           拜!興!

           拜!興!

           拜!興!

           拜!興!(全體同拜)

           稽首!

      大眾合揖:唯德至道,以禮齊之。

      三擊掌,解班。

      收盤。(置放一邊固定位,加蓋黃布)

 

退禮:凡執事者上來執務,自行一旁行三拜禮,退下前亦自行一旁行三拜禮。

 

3.  五生一體

 

鸞生:扶鸞的時間可能會幾小時,鸞生行止上便會因為體累而東依西靠。除了主副筆外,其他鸞生常常表現散漫,這是要注意的。依桌子,更甚者借盤座扶靠,這是非常要不得的舉止,鸞生時時刻刻要保持尊敬,因為師尊正在訓諭,還有身旁的眾生也在觀察。東斜西歪、散漫隨意、甚至講話,是不尊重自己也不敬神靈,師尊特別指責這一點。在旁觀筆者,亦應該肅靜。若有閑話,請到聖殿外,遠離鸞盤,有事吩咐,用最細小的聲量。

 

       一個聖盤的鸞生,最少五人一組,一位主掌、一位副掌、一或二位報諭、一或二位錄諭、一位平沙。扶鸞時,各就各位,主掌為首,應在震位,帝出乎震;副掌立在艮位,終始之德,含有約制之功;報諭以口,兌位合乎說;录諭在離卦,明亮與相見;平沙者順筆而行,入以巽德。天地定位,乃師尊之所,宜留空,問事者,乃有惑,居坎合其意。我問過師尊,問事者是允居於天位微側,不直背聖像,免有失敬。

 

 

       盤是以先天卦為準,故太極圖要陰陽合德,不可隨意旋轉移。盤蓋揭了之後許多時候順手靠在地上,這亦不宜,應有個台面台架放置,以免被人的腳不小心碰踢。

 

“五位一體”,共同修行、共與師應。

 

       從修心養性處着手:鸞務組鸞生,總是認為修行是主掌的功課,其實,五人皆要修行,還要五人一起共修。可能大家覺得各修各的方便,五人一起共修就很難了,這是觀念上錯誤了。凡承諾了師尊的示諭,當上鸞務“聖工”,即日起,就要有强烈的心願,唯一責任就是服務師尊,因為師尊給你最大植福的機緣,萬不可輕心馬虎,所以要比其他人,更加緊修身、修口、修心、修意,不僅是要個人修行,更要定時“共修”。靜坐、誦典、誦經,是個人在家的早晚功課。共修內容也是相同,却因為互相扶持,效果更大。長期恆心,篤行不倦,必見功德。

 

       扶鸞時,能與師尊感應者不只是要求主掌一人,主掌副掌同時感應會出好鸞文;若三人同感應,是大好鸞文;四人感應,非常好的鸞文,五鸞生皆感,才真正一等鸞文,就符合師尊所說的五位一體了!

 

       未達以上境界之前,先要求五位在扶鸞前,應淋浴,穿著整齊淨身,在開盤前(揭盤者亦應如是)靜坐一會,或誦經或誦典,以增加淨語、淨心、淨意之功。開盤之後,五生要端莊,立正坐正,不可東歪西斜,(錄諭的桌子越小越好,以免佔位)更要嚴禁以手撐沙盤或斜靠沙盤的舉辦。

 

       穿著整齊,穿着T恤,給人印象不精神,也不敬重,故最好能設計五人穿着“精神奕奕”的服裝,出門(開盤)如見大賓(會見師尊)的精神以敬。

 

       休鸞時,聖具要放置好,最好能用黃綢、紅綢覆蓋。若講究些,可印先天圖於綢上,以示尊敬,也可以預防不知者揭玩。盤有破損,脫漆,應擇日修補,永保存整潔齊全。

 

       鸞務主任應該負起扶鸞聖務莊嚴進行,對那些屢勸不聽,沒法守禮的聖工,應予解職,以免褻瀆師尊。凡屢勸而改不了的人,其業障一定奇嚴重,應勸他先進行個人自修,未改善之前,讓他當聖職,造成他積善植福不得,反遭殃災惡報。

 

       德教會,“德” 為當然之本,為什麼要修德,目的在達“道”(如起贊誦典所闡明);而德的完成,就是執行八則(履行以禮),故鸞生在禮儀上要下工夫,

       

       扶鸞有禮儀嗎?當然有--以古禮補充一些現有的禮儀。希望大家多加學習,我們不是為統一,而是為了“敬”,古人把敬之以禮,已經詳細寫明和實踐,“古老的再生”的德教會,不採用,豈不是有失 “繼往聖賢絕學”之天賦之職嗎?--從儀禮着手!

 

~  鸞生在家淋浴整裝,提早到來(是日最好齋戒,簡單齋戒:如存平靜定心,不慍不火;能素最好)。

~  先行共修,如靜坐、誦典、誦經。

~  淨手,佈置鸞壇。

             

~  求師解惑:傳道、授業、解惑。所以德生(鸞文研究者)要準備,在適時向師問學,要有書面寫問的內容,
第一,前期鸞文研學後有不明之處。
第二,前期師誨,落實有不明之處。
第三,請師檢查“鸞文心得”
第四,請師解惑:人難解之閣務疑難,宣教疑難、慈善疑難、世事疑難…。

 

★★★★★★★★★★★★★★★★★★★★★★★★★★★★★

 

附件:德教交流綱要2013-1-1修文

 

  1. 各宗教重視教理宣說工作:

現代年輕人的教育水平普遍性提高,在信仰上不會滿足於拜拜,他們求知欲强,要知道來龍去脈,能解、可行、印証的信仰,故得以“說道明理”教育,才具吸引力。

  1. 德閣要及早把宣教强化:

唯有教育活動,可以吸引,同時留下青年人,免於青黃不接。我們可以感覺到,扶鸞活動時,人會多一點,却只是那幾個,連問事的人也越來越少!另一點,浩瀚無邊的德理,由於沒人講,老德生也到別處去聽道聽法。

 

  1. 德教會教理是包涵整個華夏傳統文化體系:莫讓它空置。

~心典,就明示了 “道 – 德 – 禮”體系。

~教理廣備浩瀚,要深入加以研,足以終身闡述不盡。

~可以專題研究、應機傳授、修習篤行、印証悟性。

~宣教組織加以强化,及時快馬加鞭。

 

  1.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先從辦講座會開始:最簡單最容易開始的活動,從這個點突破,逐步吸引那些追求“值得嚮往,可以學習”的年輕人和有知識的一輩。

~辦教理、文化的密集課程、生活營,提升德理體系的認識。

~再辦研習班,學經典、培養宣教員。

 

  1. 遵循師尊七十多年的“宣教”指示:

~各閣可以在不同層次上進行,就是要落實師尊的教化。

~德教會,扶鸞以應師尊會感召,行慈善以深入群眾,宣教(教育)為德教會延續慧命

~此時應該是閣領導發願的最佳時刻!吸引年輕人,促成大批高知識信眾,培養有理想的接班人。

 

附件:鸞務交流提綱2012-12-12

 

       今年出現求改趨勢,許多鸞文示諭,多閣鸞務提出相同的問題:扶鸞作風必須糾正。我們以此綜合所提做為交流。

 

  1. 扶鸞是德教會獨有的特色,師尊提了多次扶鸞“總統”事務,其本意要求扶鸞必須恢復到“傳統”。認真看待

    • 人靈與神靈感通

    • 五生一體。

    • 保持鸞德。

    • 弘揚師尊傳諭。

師尊甚至在鸞文中提及,若德生執迷不悟,師尊將捨棄我們。

 

  1. 人靈與神靈的感通:是依靠修行、德行來達到,唯有如此,我們德教會才不致陷落魔道。德教會有不少閣的主鸞,已成為“跳童式的靈乩” ,對此要有萬二分的關注。眾所周知,華人社區出現許多假神鬼騙財騙色事件,都是無修的神棍所為。個人生活不修,花天酒地不檢點,絕對不可成為乩手,更不可成為鸞務人員。無德者怎能夠與神靈感通,他只會惹來邪魔鬼怪--師尊才會示“魔高一丈” 的警句。

  2. 五生一體:凡德教會德生都要修德,鸞務組人員,更要修身、修心、修意、修口、修文,這是因為他擔任“聖工”的職責,此職最能消業障,也最可能受重業。我們德教會越來越不重視這個問題,連簡單的道德都失守。好像扶鸞人員居然敢遲到,簡直是擺明要師尊在門口痴等他,很具污辱性,你說此人怎麼不受惡報,負責人也不給他嚴勵警告或停職,那真是不怕共業。還有扶鸞者傲慢,鸞文有成就的主鸞手,是師尊的恩賜,他却以為自己變成師尊了,不知是憑什麼可以自己傲慢;傲慢會造成許多罪過,師尊遠離他,阿修羅和惡鬼馬上接近他,結果他干涉和指揮閣務和董班,製造事非,甚至向德生要錢……看那些亂點職位,受職人居然三幾年毫無作為,或者連到來閣所都沒有,師尊會如此無知嗎?這只是簡單的分析。

  3. 鸞德:所有德生都懂得道理,“人靈神靈感通,借柳筆象鸞傳音”,鸞是民間神鳥,所傳皆佳音,只有勸人修行、勸人行善、勸人習德;解糾紛治病除苦,不可能是“是非” 者。鸞德:鸞不言,因為有沙盤,斯文,文雅,美文,鸞德也。現在德教會有主鸞人講話,還美名“開金口”,動作粗野,奇裝怪服,滿場飛,指手畫腳,把外道“乩童”作風全用上,大毀“鸞德” 。若這種歪乩不糾正,果報太大了,豈能不現眼惡報呢?

  4. 師尊:凡我德教會師尊,皆為當代立言、立功、立德的聖賢。文質彬彬、謙謙君子是師尊的甚本特色,因此才會與“鸞”共鳴!師尊:傳道、授業、解惑。我們德教會德生對這個聖職要多加努力!

       今天德教會的扶鸞,古怪百出,令人擔心,德生連師尊的話也不聽,百份九十的鸞文,都是要德生修德弘教,他們依然背逆。若由我們凡子去勸說,他們不聽,可能還會起大衝突。如今要挽救“鸞務”的危機,唯有大家不斷向師尊請求,請求師尊傳訊協天嚴肅對待。這是德教會的興衰關鍵,要求協天嚴厲懲罰,以示效尤,以正德教!

 

附件

《礼记·中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认为“诚”是天的根本属性,努力求诚以达到合乎诚的境界则是为人之道。又说:“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认为一切事物的存在皆依赖于“诚”。孟子说:“是故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离娄》上)。又说:“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尽心》上)。

 

他认为反省自己,已达到诚的境界,就是最大的快乐。荀子虽“不求知天”,但也把“诚”看作是进行道德修养的方法和境界。他说:“君子养心莫善于诚,致诚则无它事矣,唯仁之为守,唯义之为行”(《荀子·不苟》)。

 

这里把诚也视为道德政治的准则。还说“夫诚者,君子之所守也,而政事之本也”(同前)。《大学》引申《中庸》关于“诚”的学说,以“诚意”为治国、齐家、修身、正心的根本。

 

唐代的李翱融合儒、佛思想,以尽性或复性为“诚”,认为人之本性原为纯善,但被情欲所蔽,因而必须去情欲,“复其性”,使“其心寂然,光照天地”,达到“诚”的至静而又至灵的内心状态。北宋周敦颐以诚为人的本性。

 

他在《通书》中说,“诚者,圣人之本,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诚之源也。”他认为,“诚”原于乾元,为一切道德的基础,依靠“诚道”得信用“五常之本,百行之源”;君子“惩忿窒欲,迁善改过”,而后能达到诚的境界。程朱学派认为“诚”是天理之本然。

 

朱熹说:“诚者,真实无妄之谓,天理之本然也”(《四书集注·中庸注》)。永嘉学派的叶适则把“诚”解释为客观诚然的规律,说:“是故天诚覆而地诚载,惟人亦然,如是而生,如是而死。

 

君臣父子,仁义教化,有所谓诚然也”(《叶适集·进卷·中庸》)。明清之际的王夫之,提出“诚与道,异名而同实”。他所说的“诚”表示客观世界具有的客观规律。有时他又把“诚”直接解释为“实有”,用以说明物质世界的实在性,说:“夫诚者,实有者也,前有所始,后有所终也。实有者,天下之公有也,有目所共见,有耳所共闻也”(《尚书引义·说命上》)。编辑本段中国古代哲学术语  

 

诚,中国古代哲学术语。《中庸》认为“诚”这一精神实体起着化生万物的作用:“诚者,自成也,而道自道也。诚者,物质之终始,无诚不物。”唐李翱将诚视为“圣人之性”,是至静至灵寂然不动的“心”(精神),北宋周敦颐用以为至高无上的宇宙本体:“诚者,圣人之本。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诚之源也。(通书)”明清之际王夫之提出“诚,以言其实有尔”,用以指客观的“实有”,并作为宇宙的一般规律。词条图册更多图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