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鸞‧正心

 

      《周易·繫辭》曰“廣大配天地,變通配四時,陰陽之義配日月,易簡之善配至德” ;“廣大”以天地為象,定位則為蒼穹;變化而亨通以四時春夏秋冬為象;陰陽之最,以日月為象,五行運行在其中。道化成理,簡易之善配“至德”。德教會以德為名,“德”者是“道”的本性,“易簡而天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 (《周易·繫辭》) 。“陰陽交通為之德”,師靈肉眼不可見,人靈可見之交感通,至妙至精,以配至德。(參閱《心典‧起讚》)

 

        乩鸞效“聖人所以學德而廣業也,知崇而禮尊,崇效天,卑法地(周易繫辭上第七章)言乎天地之賢則備矣。所以扶鸞不可無乩更不可無德,這是德教之與眾不同之處,亦鸞乩不敗之基,鸞文博冠今古。

 

      “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逐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與於此” 《周易·繫辭上第十章》。扶鸞以此為本。

 

       “子曰:夫易何為者也,夫易,開物成務,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是故,聖人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業,以斷天下之疑”  《周易·繫辭上第十章》。這是扶鸞之職。

 

       “法象莫大乎天地;變通莫大乎四時;縣象著明莫大乎日月” 《周易·繫辭上第十一章》。“精義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 (《周易·繫辭下第五章》)。德教會為何要扶鸞!

 

       “子曰:乾坤其易之門邪,乾,陽物也;坤,陰物也。 陰陽合德,而剛柔有體,以體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 (《周易·繫辭下第六章》)扶鸞之本意。

鸞文:天運壬子年十一月初一(6-12-1972)紫昌閣鸞文

 

紫鸞功濟世壇務群策施

遍地蠲陰障宇方毓陽曦

內凡道先進柳異功後期

筆錄慎審核傳玄自無欺

書瀚甄齊整真理必週知

言責功履實醒心才整齊

世人多狡黠但馬少威儀

能固正心者誠云古今稀

意乩亂德政作耗生分歧

皈命為夙子依然邈箴規

縱情不自斂是舉實呆痴

夷漫逞乖巧方家咸磋咨

亦聲離正譜感悔終覺遲

化句寓妙理孚聯冠真機

澤流追源本普勵莫鬆弛

人事臻浹洽問謀何所依

靈根互培秀機要相持攜

常紀功深淺透觀諸職司

聖賢降柳筆蹟蹟弗計時

屢屢顯沙賦漳漳著鸞詩

豈渠任他論止止群修為

黃卷燈下讀梁香席上貽

嘗聞吾歌者入耳當憶思

夢幻雖泡影既真復奚疑

今茲臘鼓動德業拓新基

教令中樞鎮賴生揚昌乩

飛箋訓徒眾鸞諭曉善兒

 

       夫易之卦氣,本存哀旺,爻理時刻循環,陰陽應授澤敷,五行生剋;天干化、合、相衝、相剋;地支三合、六合、六衝,皆易之數理也。卦之進、退、剛柔,盡由數理而生。推本窮源之,德教鸞務興衰,亦始其緣成,應緣而生,應緣而滅。立異標奇兮,誠非迷信之作祟。譬謂金烏西沉,玉兔東升,皆天理之所致。提燈亮夜,人為勝天,是乃暫也。人間英華褒貶,無不時息,風範乖張,也有日延,卦爻常變之所然哉。焉哉天時地理之所移矣。宋大峰祖師乩諭:“洪荒莆闢判陰陽,地義天經永垂彰,道理精微含奧妙,聖人治世秉穹玄。五行相剋依道軌,八卦相成羅乾坤,仰象法觀通神德,興衰隆替非偶然。”

 

鸞 :聖賢托鸞廣宣德理勸善警惡,如此神人相通,俾眾生,修習悟證,鸞務人員之重職也。

 

鸞:談到鸞文,就是宣教;師尊為啟迪迷津,宣揚德理,才有扶鸞一事,若不為修道授業解惑,不斷通過聖鸞,頒示“道德”文獻,以天人合德之功,勸民修習善行,師尊幾十年來未曾止筆,化世無休,可見宣教工作不易。

 

鸞:師尊提醒我們說“妖不自興,因人而興;孽不故作,因欲而作”。因為人心之壞,妖邪便入侵,一起興風作浪,在天理照彰之下,應了自作孽不可活的天譴。

 

鸞務:德教會最為難辦的是鸞務,因為涉及神靈,是最玄奧和高尚的任務,處理不好,關係到閣的興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