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鸞文

 

許多同德聚在一起時,常有談及扶鸞的事務,對鸞文的“真假”大受困擾,怕把“真”當成“假”的,那對師尊會大大不敬,反過來說,明明是“假”的,却把它當成“真”,豈不是對師尊更加不敬嗎!以假當真,還背上 “造惡業”之災呢!

 

其實,這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人”只要動動腦子,推推理便可以辨別,“真”“假”現形。

 

  1. 德教會扶鸞,功能在於“鸞德”,鸞德是什麼?歷來師尊文都說得很清楚,開口者、怪服者皆非“鸞德”。所有神教乩童皆為“開口”者;降鸞師尊來去神速,更換快迭,豈可只是穿著某種飾服,只有乩童者的能力是一靈一乩。此乩是模仿其他拜神教的行為,非德教之鸞。

  2. 從鸞文中看真假。我們所有的師尊,活着時,都是當代立功、立言、立德的聖賢君子,不會胡言亂語,更不可能寫出“狗屁不通”的文辭,他們是彬彬有禮,文章出色的俊傑,文采文風假冒不來。“師”的責任是“傳道、授業、解惑”,故鸞文不可能離開此三 “師德”。離開這些內容,都是假的,是主撐柳筆者假傳聖旨,斯文一點講,是他個人的人“意”,不然就是主筆者修行有問題,讓低級幽靈佔身。鸞務主任,閣長應該立刻制止之,要求他好好修行,若繼續讓他不斷“假傳聖旨”,危害閣務,不僅鸞務主任,閣長共受業報,還禍延全閣。慎之!慎之!

 

還有可以從兩個普通現象中得知。

  1. 師選董班閣員。德教會的組織有兩種方式產生,一是閣員選出閣的董班與各職位,請師批示,這個方法,一般上不會太大問題,因為常人有眼看、有腦想,誰會做、誰能做、誰肯做,是可以一目了然。

 

另一種方法,完全由扶鸞指名道姓擔任各種職位,這是一個好方法,師尊是天人神,無所不預知,所以他點名的人,一定、絕對可以勝任有加,而且一定能一屆比一屆做得更好!假如,被點名擔任的人,包括閣長在內,擔任職務時,出現不盡責,做得不如上屆,還糟透了,甚至還有人連出席會議也不願意……,一個閣選的人什麼事也不做,此閣必會一團糟。

 

出現這種現象,絕對不是師尊無能、糊塗(師尊不可能是糊塗蛋,這要絕對肯定的事),比眾人選的還糟,那肯定“一個人的意思所選”,換句話說,是撐筆人用人意冒充師尊,以個人善惡亂點人選。只要經過幾個月,一切皆一目了然了;全閣的人在召開會員大會時,要追究責任,要把主撐撤下來,甚至讓他終身不可再扶鸞,因為一次亂點董班,危害閣務巨大,罪不可赦;假如閣員不追究,不糾正,任由錯下去,等於大家要受天譴的共業。

  1. 創閣安爐。師尊以其神通安爐創閣,其閣必定興旺,因為師尊知道該地區的需要,會選擇最適當人選,最佳的地點,最好的時間成立,怎麼不會興旺呢?若連這點也懷疑,就太輕視師尊的人力了!

為什麼有些閣被創閣初安爐了,接下來是痛苦的支撐,湊不上多少個理事,租金應付得辛苦,連簡單的活動也沒有,慘淡經營……,這樣的結果代表了什麼?只有一個答案,創閣的指示,是假鸞文,假師尊,傳假諭,才沒有預知能力,才估不到“敗壞”的結果,是誰的責任?是造假的扶鸞人,只有造假,才不能凸顯師尊的能力。

 

發生這樣的事,已是多單了,只要略為回顧,不可能不抓出來,為什麼要任由“逍遙戒外”,繼續主筆,難怪許多人在德教會服務良久,還埋怨師尊沒有照顧、保佑,試想,縱容“造假”,誤德誤事,已經功不補過了!不受師的嚴厲懲罰,算是法外施恩了!

   解鈴人還需緊鈴人,身為閣員,發生上述的事,一定要回到“師尊”那兒去,可以很有禮貌提出“疑問”。如:

 

1. 師尊!某年某月師尊委的某某職,為什麼沒有出席?為什麼沒有進行工作?為什麼越做越糟?為什麼做得好好的某某反而被撤職?到底是什麼事?師尊為什麼要選他?如今要如何補救?……

 

2. 創立的新閣,如今怎樣又怎樣,如此又如此多苦難……,師尊要怎樣補救?…這個錯誤,請問師尊是誰的錯?是那時假傳師諭嗎?……追問下去。

3. 師尊!你現在身著道濟的破衣破扇,等一下玉皇大天尊來時,怎麼辦?要備赤兔馬大關刀嗎?

4. 師尊,你是大文人,今天為什麼寫得失水準?

5. 師尊,歷來教我們絕對遵守鸞德!請問師尊,如此言語作風是否符合鸞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