鸞文-苦心報告

 

主題:紫和閣第四度宣教巡迴參緣(砂拉越)

地點:在美里紫理閣 午餐會上報告(寫文略以整理)

日期:2014-4-15,12:00pm – 1:00pm

出席:紫和閣宣遊團員與紫理閣同德

 

各位同德,閣長

 

感謝貝清湛閣長的盛情,在貝圓設個豐富的午宴招待宣遊團員,謝謝!

 

這也是個機緣。昨晚答應師尊,我會把師意傳達。我正在煩惱,今天一路幾百公里路程,明天一大早便要搭飛機回隆,那有時間為師工作,如何應承許諾?沒有想到,行程表以外,出現了色個午餐會,我把它當成一個緣,一個師力創造出來的緣,你們就一面享受貝閣長賜予的豐富食物,偶爾轉過來聽幾句。

 

在師尊的感召力之下,我們這批人來之山嶽,東南西北聚集一起。這個隊伍共38人,11站車子先後參於的閣長有9位,全程恐怕要三千公哩,陣仗可不小,師文形容這是“美緣”,是為協天的工作。

 

然而“美緣”中,我們還會因為“人心”的缺陷而使美緣不能圓滿,在一個團隊中,一兩個人造成害群,這是非常遺憾的事;以我看,這是可以避免,却未能克服,真是共業深重。從情理的角度來分析這次的一些不足。

 

舉最近一例,昨晚紫因閣閣長與諸位大德,1.老早在閣所等待,等到深夜,他們沒有因此離開,期盼着。2.閣長開口提出扶鸞。我們的閣長、總指揮、鸞務顧問及大多數團員都同意隨緣扶鸞,雖然不是在行程表中的一部份,但從德教會德生來說,這是“義”不容辭。3.更為巧合,之前在紫全閣晚宴招待,因為推遲時間,正好子時,是一日之始,陽氣初旺的最吉之時(各種吉事或神務都選子時用事)。4.最為特別的事,是師尊預留一小令,要在此“時”運用。結果敵不過一兩人的危害,令大家在魔考中糟蹋了“良緣”,這件事,可以算是圓滿的遺憾。

 

師尊一路來,寫了不少的責備文字,我在師前解文時,卻專撿好話說,故意忽略“破鏡”“收回”“降罰”“失禮”“欺偽”的話,師尊一面聽一面搖搖頭多次,我也覺得難過。難道眾生心真的難於回藥嗎?師尊說要收回賜福,難道要真得等到報應降身才肯收斂,竟然有失德失禮欺師的邪心,故意歪屈鸞文的行為?難道在師前信口開河說“我懂、我知道”的謊言,師不知嗎?師寫出“明就講來”,結果每句問話都答不上來。“明就講來”這句話,就是揭穿謊言,是嚴重指責的口氣。為何還要句句話賣弄口舌、打太極,沒有一點羞恥,沒有謹敬,不擔憂受到天譴嗎?

 

眾生劣根性嚴重,往往把師的仁慈當成可欺。有人站在沙盤邊一點敬意也沒有,身靠近得比正副掌生更近,還雙手撐在沙盤檐,更在沙盤上面指手畫腳,失禮、失儀、不敬,這樣的行為怎能不遭受嚴懲呢?還強辯說接近為近感應,簡直不懂師靈。淨功深,遠一樣會有感應。

 

師尊在這個行程,寫多少的“合乾坤、巽、坤德、順、親、熒…”只有柔和的語言,敬己敬人,感恩的心態才能“和”,而有人居然越來越霸氣十足,拿着雞毛當令箭,不懂裝懂,還裝神弄鬼,難怪師尊寫出“把鸞文當廢紙”的硬話。

 

師尊教訓時,輕佻信口,還居然敢口出狂言“我負責!”。負責什麼?接受“天譴”嗎?若是知道天譴可怕,可以是經濟崩毀、名譽掃地、友離親散、躺床壽長……還敢用“我負責”的挑戰口氣向師尊說話嗎?

 

在前幾個閣寫的鸞文,不是獨立的,而是連貫的,記得師尊一篇長文,然後要我們以四的方式來唸嗎?鸞文“和”字一個“口”,又示言、語、講、師圈了很多“言”中的口,第一是指我們玩弄語言,專講廢話,師說只有一個口,只講仁心慈悲的話,渡人的話。大家有沒有想到師尊這次不再婉轉不再柔和,因為“四”加上“言”再加上“刀”,那就是“罰”的開始了!師寫“肆言如刀” 。

 

試想,我們如此努力工作,宣教宣遊,却因為心術不正,總是為私,不為義,結果“福報”被“收”掉(浪費掉),沒有了福報,留給你的是嚴報連連!你難道不怕嗎?希望以後,當師指責我們犯錯時,是在救度我們,是在給我們消業,要趕快求原諒,立決心改過,以最謙卑的態度受教求原諒,而不是挑戰式“我負責”!以免立刻搬進人間地獄去!

 

“收回”還有一個指示,我們的掌生他的能力百份之百是協天賜與的,大家還記得在6日我在閣中問師尊“為什麼掌生老是經一段時間優越,很快變質(或說人變成鬼)”,師尊答的話,你們還記得嗎?今天師講“收回”,協天給你,讓你成為師的介體,絕對不是你的能力;隨時隨地可以收回,你將馬上一無所有,協天一樣可以把這個“能力”交扥給另一個人。

 

而我們完全不理會這個教導,不能把“掌生”和“師尊”分開,甚至把掌生當師尊看待,奉承、利誘、巴結……結果把掌生的清淨全給污染了!大家齊齊到地獄門外互相等候。

 

多少的掌生,由於傲慢,由於目中無人,情緒喜怒無常予取予求,不把領導看在眼裏,甚至常以不扶要脅,結果這些掌生和合流的人,最終都是悲哀收場。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人“地獄無門,偏要往裡闖”!

 

師說“滄海遺珠”,“遺”這個字不是好辭,是遺留下來的,是被遺棄……是否是被遺忘,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們要愛護她、珍惜它,使它的珠光再燦爛四射,使它更為純潔清淨,不再蒙塵,不在深棄深海黑暗中,大家可以勤抹拭,會發珠光的。

 

再說一零八個水滸傳好漢,若是其中一個,不要高興太早,因為這麼多好漢都是不得善終,一點也值得高興,今天有幸有緣來到“和”閣,就要修柔順、平和、友善、愛心、卑微、坤、巽,把“不得好死”的前因給去除去。要消除過去的業障,怎麼可以橫行霸道,凶惡怨恨,無情無義,不知感恩,難道又要重犯過去的氣怎,再走以前的橫禍而終嗎?這有什麼好洋洋得意,把警告當得意,那就錯得太遠了!

 

一個閣有一兩位離經逆道,大家應該就如師尊一般不捨一人。今天我講直了重了,只希望師所說“破鏡”“重圓”之測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