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扶鸞活動,終會像乩童般沒落

 

扶鸞的鸞文與乩文不同,是具有“鸞德”,皆是盡師道“傳道、授業、解惑”之功,所以後續一定要有“德”的教育弘揚宣說,而真正的重點也就“宣教”了,否則危矣!為什麼如此說呢?

 

我們看乩童,他們很少或根本沒有“傳道”的進行,多數是讓人問事,我們來談“問事”。

 

問事,會應一句諺語“無事不登三寶殿”。任何乩童,鸞文都有一定的規則,俗語稱要符合“天條”“天機”,不可全給洩露,最了不起是給你一個啞謎“猜猜”,否則還成為人間嗎?人知道一切未來過去,還活着幹嘛?

 

因此,“人”向神提出的要求,是不可能一語道明,給你解決掉。“人”的劣根性,會是“求不得,便生怨恨”。我們曾經有人向乩童問“字”,由於貪婪過重,把“身家”都給賭上,結果輸完了,不只怨恨簡是仇恨,打了乩童,還毀掉所有的神像。

 

師尊懂這個道理嗎?天人的師尊,當然懂,故不會做乩童的事,而是走“正道”;人要改變命運,唯有一途,修行,積德累功而植大福報,才能“以增天爵,以邀吉亨”,《心典》說得清楚,眾生如何修如何行,才能達到這個福德。雖然有不少乩童入侵德教會,也不太敢於犯規。

 

“求而不得”,使很多人遠離乩童,看許多神廟的處境,應該讓人心生警惕。還有“無事不登三寶殿”的心態。實事也証明,沒有多少人遇到有事的時候,會上三寶殿求;上了“三寶殿”來,向扶鸞問事的人,是為燃眉之急,過後得到了解決,或沒有解決,恐怕也沒有多少人會把德教會放在心上,充其量,好像對待神廟一般對待,可能更糟,初一十五也不會來上香,更不會說,成為德教的一個閣員,為德教服務。扶鸞問事的閣,很容易統計,問事一百人,有一個人留下嗎?

 

德教的德法,包羅廣大,建立人間淨土天堂,勸人了悟生命;把寶貴的生命終極信仰拋棄,只在扶鸞問事,自貶為神廟乩童功能,那太對不起大天尊之命;不遵師尊苦口婆心之諭,豈不是給自己造了不小的罪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