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教無類

原文:子曰:「有教無類(1)。」(《論語·衛靈公第十五》) ,語譯:孔子說:「我施教的對象,沒有貴賤貧富等的分別。」

孔子「有教無類」的原則,打破「學在官府」的壟斷局面,適應「士」階層興起、文化學術下移的歷史潮流。他認為人的品行可以透過教育學習而改變,凡是願意來學的,不問家世身份,不分貴賤賢愚,也不分族類,不分老少,一律施教。孔子十五歲立志向學,三十歲開始在杏壇收徒講學,一生曾教導過三千多人,不但教平民、女孩子,廝僕也都教過,也有出身窮困的弟子,如子路、仲弓、原憲等,也有貴族弟子,如孟懿子、南宮敬叔等。

孔子將禮樂教化向所有人敞開,配合「因材施教」等教學原則,學有專精的有孔門四科十哲、七十二賢人,開中國古代私學、平民教育的先河,也奠定了中國傳統教育的基本思想,但他認為自己只不過是「學而不厭,誨人不倦」而已。

孔子雖然沒能廣泛實現小康、大同的政治理想,但也實現了「有教無類」的原則,沒有分別心,只要對方願意,就無私無我利他。這樣的心性修養,體現的是寬容大度、真心為別人好、默默犧牲奉獻、無怨無悔,這讓人想起天地無私,默默無言,生養萬物,卻是人們不可或缺的。我們對天地、對君子那崇高的精神,「自強不息」、「 厚德載物」的德行,能不敬重嗎?

孔子的教育事業興旺發達、桃李滿天下。他之所以能夠創辦中國歷史上最早、規模最大的民間私塾教育,是因為他在招收學生的條件上,堅持平等思想,採取「有教無類」的觀點。孔子招收學生,不論貧富、長幼、賢愚,只要能付得起最低的學費(一些乾肉條),都一律招收,並孜孜不倦地教誨他們

談到孔子的教育思想,我們要先回到當時教育的目的是什麼?在當時,教育是官富之族才能享受到的特權,因為孔子之前,社會的教育機構,是「家有塾,黨有序,術有庫,國有學」,這種塾、序、庠、學都是官辦學校,收教限於貴富族子弟。

孔子一生最大的抱負在政治,他渴望重整當時紊亂不堪的社會秩序,解救人民的痛苦,可是他最大的成就卻在教育方面。他學而不倦,教而不厭,謹慎虛心,誠懇的面對學生和後代,博得萬世師表的美名。在孔子以前,國家推行教育,全靠政府的官學,到了孔子時代,私人講學制度才算確立。他所收的學生很是複雜。從他開始,提倡教育機會平等,有教無類。上自君臣大夫,下至村夫俗人,不論老少賢愚,都可以隨時向他請教,打破了貴族子弟才能接受教育的特權。

他平常教育學生,所涉及的問題非常廣泛,歸納起來,只有文,行,忠,信四個字。文是詩,書,禮,樂方面的知識。而行則是躬行實踐,不說空話。忠是盡心盡力,信是誠實不虛,平日自己要多加反省,更需要師友的督導和鼓勵。他因材施教,憑學生的資質天賦,調整教材教法,是生活教育的先驅。孔子對學生循循善誘,有問無不答,有答必然中肯,而且富於啟發性,將教與學結合在一起,開放而前進。四十年的教學生涯,為他在中國歷史上鑄下了不朽的地位。

孔子的教育思想-有教無類、因材施教

孔子是第一位提倡平民教育,把教育從貴族帶到平民之中,就是孔子所說的「有教無類」,意思是說,人無論貴賤、貧富、智愚、善惡,都是教育的對象。不要說那時是春秋末的封建時代,即使在今天,仍不能不承認,在教育上是一個十分偉大的觀念,在現實上,沒有一個人可以百分之百做到,孔子也不例外。「孺悲欲見孔子,孔子辭以疾,將命者出戶,取瑟而歌,使之聞之」。然而「有教無類」運用在教學、講授上,意謂教育應當隨所教者的智慧與性情、運用各類不同的方法,不應以一類方法為限。 也就是所謂的「因材施教」。這種方式的教學方法是十分自然的,學生的素質不盡相同,當然就要用不同的方法來教育每一位學生。學生的家庭背景、性格和資質,都不一樣,所以「因材施教」就變成了「有教無類」的一種教學實行的原則。

孔子這種因材施教的主張,可以分為二類:一為對於某類人的因材施教,二為對於某人的因材施教。先說對於某類人的因材施教。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論語.雍也》

子曰:「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論語.衛靈公》

從上述第一則所引的言論中,就可以知道,資質在中人以上的人,就可以教一些高深的道理,資質在中人以下的人,就不可以教一些高深的道理,以免事倍功半。至於中人,雖然孔子沒有說明,但是從文意就可以推知,中人應該教一些不過於高深也不過於卑淺的理論。從上述第二則所引的言論中,正好可以與第一則的相呼應,有中人以上的資質,可以談論一些高深的道理,卻沒有,正是「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就埋沒了好的人才,不是「失人」嗎?而沒有中人的資質,卻跟他長篇大論談論高深的道理,正是「不可與言而與之言」,浪費了時間,不正是「失言」嗎?所以,一位好的老師,一定先要瞭解學生的資質,依學生的條件而教授道理。所以,依孔子所言,分為三類而教授道理。有教無類,從字面上的解釋,就是我對人,無分貧富、貴賤等的類別,都加以教育。就是教育的對像是不分類別的,但是不代表對不同類的人,就用同一種教育的方式,這就是因材施教。我們可以從下面的一段話可知:

子路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聞斯行之?」冉有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公西華曰:「由也問聞斯行諸,子日:『有父兄在』;求也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赤也惑,敢問。」子曰:「求也退,故進之;由也兼人,故退之。」《論語.先進》

從上述的例子中,我們可以知道孔子很注意觀察學生的秉性特徵,並重視依據秉性特徵採取不同的教導方法,就是「因材施教」。

「有教無類」是孔子從仁的觀念出發,直接體現了「仁者愛人」、「泛愛眾」的具體實踐。 從孔子的一句話可知:

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論語.述而》

只要「自行束脩以上」,通常都是來者不拒,無論身分地位、智愚年齡,或是國籍的不同,從來不會後悔。這為平民提供了一個「學而優則仕」的管道。打破了貴族階級的制度,也符合當時時代的潮流。特別是孔子的一些弟子,如顏回、子路、閔子騫、曾參等人,孔子把他們培育成為一流的人才。例如孔子的弟子冉雍(字仲弓)的父親,就是一個身份很卑賤的人,孔子不但照樣教育他,使他成為孔門十哲之一,而且怕一般人因為他的父親的關係瞧不起冉雍,特別替他辯護說:

犁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論語.雍也》

這段話正是在說明冉雍的父親雖然不是很好,但是對於冉雍的前途,確沒有什麼阻礙。所以孔子對於學生的家世高低,是絲毫不加注意了。這正是說明瞭卑賤者的才智,並不會比高貴的人差,也鼓舞了當時的平民或地位低下的人。

在論語上還有一個故事,更可以顯示孔子這種「有教無類」的偉大精神。當時有一鄉,名叫互鄉。這鄉的風俗,是非常鄙固的,一般人都不屑跟這一鄉的人談話,認為他們不會接受別人意見。有一天,互鄉的一個青年人,來求見孔子,孔子接見了他,一般學人對於孔子肯接見這個青年人,都有點不同意,孔子便對他們說:

與其進也,不與其退也。唯!何甚!人絜己以進,與其絜也,不保其往也。《論語.述而》

這種與人為善的精神,更是一種大教育家所特有的「有教無類」的精神 。所以,後來「布衣鄉相」之局,實際上就是起源於教育的開放。他這種教育觀念,不但是後來學術平民化的開端,同時也是開自由民主的先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