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教‧儒教

 

       五教是指儒、釋、道、伊、耶。其中儒教與德教最為相似。

 

       儒教以孔子為續往集大成的聖人,往古的聖人還有伏羲、神农、黃帝、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以後有颜回、曾参、子思、孟子、周濂溪、二程、朱熹……等等。儒教不以孔子為教主,因為孔子自述,他是前古聖王的思想精華之集大成者。孔子是2,500年前,把教育普及到民間的“第一位老師”,他把夏商周的學問典冊集大成,編《詩》《書》、定《禮》、正《樂》、贊《周易》、作《春秋》,成就六經集成。現在儒教的經典是四書《論語》《大學》《中庸》《孟子》,五經《詩經》《書經》《禮經》《易經》《春秋》,再後加上《雅爾》《孝經》《禮三經》成為十三經。

 

       一句一經的《心典》,細讀下,可以發現《心典》還不只是取材自十三經,也有《老子》《莊子》……等,眾多經典都被引據。換句話說,把《心典》學個透徹,真得要把十三經讀一遍不可;取義之廣,超過儒教經典。

 

       以孔子(551-479)為始的儒學,形成儒家學派,儒家思想以孔子學說為基礎的道統體系,建立在倫理在的道德學說;以“仁”學為核心思想,重视“仁治”:“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提倡“德治”,修德,德目具體:義、禮、孝、弟、知、信、忠、恕、直、勇、節、溫、良、謙、恭、儉、讓、寬、敏、惠……等;維護 “禮治”履禮: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推及于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再而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學說延自夏商周三代,實踐於民間數千年,達至百姓日用而不知,故行儒教成為生活。

 

       今天,儒教面對困境被消滅的幾近殆盡,僅存海外少部華人苟留殘喘。“儒教”源自上古,其理亦是源自“道”以“德”體現之,而行“禮”來齊德的一套完整體系,與德教《心典》的“道、德、禮” 幾乎相近。儒學流傳之後,“道” 俗化後,較少人提及,重視德和禮。自孔子之後,歷二千五百年,近代儒教不興,只傳儒學,至清朝,說“德”者落入清談,講“禮”者落入制約。由於儒教是生活,統治層大加利用,為自利權位而極盡操弄,加以栽贓、抹黑、嫁禍、誣詆……。為政變,假借西學傳入,儒教首當其衝,遭殃至絕;近代清民二百年的摧殘裁罪,最後被徹底毀滅至至蕩然無存。

 

       德教立名於十九世紀三十年代,正是儒道二教皆泯滅。若說師尊因此成立德教取代儒、道二教亦無不可,或者說,德教是恢復儒教道教成立之前的“教”,更為恰當。“古來的再生”也!

 

       古代,孔子老子出生於同個時代,孔子的“儒教”,老子的“道教”都是共同源流而後分道。就以共舉《易經》理論來看,孔子講到陰陽之後,唯恐“道”失傳,繼續細講,述八卦、六十四卦乃至“道” 化人文的各方方面面;老子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要人們在知陰知陽後,便進入大道。就此儒家重德重禮往儒學發展,老子的道教則往無為、悟道發展。千多年前,張道陵的道教出現之後,神事儀禮法事趨向的道士修行,還是重清淨無為。

 

       德教是古老的再生,扶鸞以神道設教,具有道教之風;修德履禮,含蓋了儒學之內涵;道德禮之合於一身,正是古老的華夏德教。師尊把德教之行教稱為“萬古流長”,道理就在此。

 

       從德教初創的祭壇,設儒釋(中國佛教)道三教聖像,以示相融性;《心典》整體內容之中,佛教方面也提及“正覺開智”,餘者皆為儒教道教精妙之彙;鸞文之師皆是儒教、道教、釋教之大家。儒釋道確是三教合一。

 

編者說明:各宗教,特別是五大宗教,都有自己完整的信學解行悟証的體系,方能長久立足於世間,成為人類可以學習,嚮往的信仰。不可以斷章取義,更不可割切,否則崩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