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教-佛教

五教是指儒、釋、道、伊、耶。

 

      德教同德時常談五教同宗、五教合一、五教同歸、五教同德……。學者們理論認為儒、釋、道、耶、伊、可以“同”,若以一個虔誠信徒來說,要辦到“同”,可要有一番努力。

 

      佛教有分南傳和北傳,南傳佛教多在泰國、斯里蘭卡、南洋的國家流傳,比較多傾向原始佛教教理。而北傳佛教以中國為主、韓國、日本也相類似。密教則以新疆、西藏地區和尼泊爾、布丹為主。

 

       北傳佛教傳入中國千餘年來,都是中國人自己在在自家內進行融化,由於都是同受一個文化的基礎,可以說是一面倒的融合,佛教是趨向中國化,自然形成儒釋道三教可以互相吸收,這種融合過程不會太尖銳。現在世界顯得狹窄,中國佛教遇上南傳佛教時,就發現到兩者之間的差別巨大,曾經出現過大乘小乘,菩薩普度與自了漢的諷侃,中國佛教經典被認為“偽經”的挑戰。由於佛教的緣起緣滅宇宙觀,眾生皆有佛性平等觀,慈悲為懷……等思想,所以雖不同却能和。今天情況也在變遷,我們常常聽到“法師”批評道教的神鬼信仰,紙帛的俗習,信徒會誦經便自以為高人一等,動輒把別人列為外道,原本“外道”是指非佛教之宗教,但外道的評語在這些人口中,其意說別人不究境,邪教之意頗明顯。今天的佛教徒和法師,有很多已經染習了“分別心”煩惱,溫和和慈悲出現欠缺。

 

       四聖諦學說是佛教教義的核心。苦諦:人生在世,誰也免不了生老病死等諸多苦難。苦難不會因為人的死亡而結束,因為人死之後並不是徹底的消失,仍然會在六道中輪迴不息,不論在天堂、地獄還是人間,苦總是存在的,只是程度不同罷了。世間無常,萬物是變化不定的,因此無常敗壞而生起貪著,造成身心熾燃大苦,無常故苦。集諦:苦來自因果、果因無休止循環,有情眾生之會受苦,在於因無明而於六根觸受起愛執,導致後有生死的純大苦聚集。滅諦:受六道中輪迴,就無法避免會受苦。有情眾生要從苦中徹底解脫,只有脫離輪迴這一個辦法。道諦:脫離輪迴,必須進行修行戒、定、慧三學,修八正道,証阿羅漢果,以達到涅槃,永遠從輪迴中解脫出來。

 

       十二因缘:世間萬法都是依因緣而生,因緣而滅;沒有不依靠其他事物而獨立存在的東西,任何事物都有前因,也有後果,因果關係構成了一個無始無終的鏈條,是故世間一切皆無法恆常。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病死憂悲惱苦。

 

       略舉三點佛教行教和德教行教談談:

 

1.  佛教根本理論“苦集滅道”,認為人世間是苦的果,要把“苦”給棄掉,才能解脫,才能修道;三十七道品的四正念之觀身不凈、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四正勤之已生惡令滅、未生惡令不生、未生善令生、已生善令增長;四神足之欲神足、勤神足、心神足、觀神足;五根之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五力之信力、精進力、念力、定力、慧力;七覺支之念覺支、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輕安覺支、定覺支、舍覺支;八正道之正語、正業、正命(戒)、正精、正念、正定(定)、正見、正思維(慧),皆趨於“情不斷,不能離娑婆”。德教《心典》直指發大悲心、教不離德、德不離身、天命為性、率性歸真、至誠無物、至妙至精、赤心古樸、積精為神、恬愉自得、慧志潔淨、正覺開智、超凡化真、心廣體胖、持戒不欺不偽、不貪不妄、不驕不怠,在現實世界裡創造淨土,要一步踏在天堂,並以此做為生命的目標。

2.  佛教以十法界為分,六道輪迴必需捨棄。禮拜的神師尊,被列入天人部份。不客氣的人,說是與鬼道同途,所以比丘、比丘尼、佛教徒不禮、不跪拜師尊(天人),他們在師尊殿內,給師尊唱“三皈依”,缺乏宗教的尊敬。道德徒沒有這些法界的分野,一切皆“道”化育生成,凡棄身者皆為“神”,立功立言立德為“神” 者為師,稱為“師尊”,可以向他問道、問業、問惑。無功者稱為“鬼”,敬天地、敬聖君、敬父母祖先、敬人師。如此而己。

3.  中國佛教吸收了儒道和華夏傳統,祭禮、儀禮、運用的法器、超度、誦經都從這兒學習與演變,非源是印度。佛教傳入中國的歷史分析,印度文化影響中國不少,而中國文化却完全沒對印度產生什麼影響。如見面禮合十、流行火葬、骨灰澈入水流、忌牛肉、閻羅王十八層地獄、往生之稱、嚮往天外淨土……等等。

 

       從這些基本行教來看,不易同宗、同流、同歸。宗教是以“信”入門,失去這個信仰,其宗教性質也不存在,佛教肯依附德教嗎?當然不行,德教可以依附佛教嗎?倒不如成為佛教徒,豈不是更直接,以免“信、解、行、證”都矛盾百出,有“走火入魔”的危險。

 

       禮盡五教對嗎?是的,是對的!因為宗教確是有“要為人類求得永續的和平”“給人類一個充實的精神世界”的共同願望,但是行教差別是很大的,源不同、宗有別、行教也異,終極各有方。唯有“同德”相近處可取。

 

       明白這個道理,與佛教接觸時,不會失禮,不會冒犯,讓不同存在而求能和之處,才是德教《心典》的圓融!

 

編者說明:各宗教,特別是五大宗教,都有自己完整的信學解行悟証的體系,方能長長立足於世間,成為人類可以學習,嚮往的信仰。是不可斷章取義,更不可割切,否則崩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