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節

 

       惡日:農曆五月五日端午節,最早源於“惡日”,端午時值農曆五月,正是仲夏疫厲流行的季節,俗稱“惡月”。所以《夏小正》上說:“(五月)蓄蘭,菽糜”(蓄:積、聚。菽:採集。糜:蓄糜)。《大戴禮》上說:“蓄蘭,為沐浴也”。沐浴在於清潔以禳除毒氣。五月重安息靜養,《禮記.月令》:“仲夏,陰陽爭,死生分,君子齋戒;止聲色,節嗜欲”,所以五月有許多禁忌。據應劭(一七八左右)的《風俗通》“釋忌篇”記載,漢朝就有“五月到官,至免不遷”、“五月蓋屋,令人頭禿”的俗諺,忌曝床薦席。

 

       紀念屈原:《史記‧屈原賈生列傳》記載,屈原是楚懷王的大臣,“博聞彊志,明於治亂,嫻於辭令。入則與王圖議國事,以出號令;出則接遇賓客,應對諸候,王甚任之”。他受到楚懷王重用,引起上官大夫及令尹子蘭的嫉妒,給於諸多譭謗,楚王汏而逐漸疏遠屈原,也不採納他的諫言,最後還將屈原放逐。屈原滿懷悲憤,落拓江湖,五月五日寫下絕筆〈懷沙〉,懷石投汨羅江自盡。屈原投江後,楚國的百姓哀痛異常,到汨羅江企圖打撈他的屍身,擔心江魚吃了屈大夫屍身,故用許多粽子投江喂魚,用雄黃酒倒進江裡以饗蛟龍,使它不能傷害屈大夫。這是五月五日,吃粽子、划龍舟、喝雄黃酒來紀念屈原。

 

        用菖蒲或艾草插於門上。唐朝僖宗年間,黃巢謀反。這一年五月,黃巢軍隊臨鄧州城下,黃巢見一婦人背著包袱,一手拉著一個年紀小的男孩,另一隻手卻抱著年紀較大的男孩。黃巢問道: “何故急奔?”回答說:黃巢不日攻進鄧州。男丁都被徵調去守城,老小婦人唯有逃命”。黃巢又問:“為何牽小抱大呢?” 回答說:抱的是大伯家獨子,若危急時,唯有捨親子,以保大伯香火。黃巢聽了,深受感動,對那婦人說:你好回城去,用菖蒲和艾草插在門口,黃巢軍就不會傷害。婦人回城後,把這個消息傳開了。黃巢攻進城正是五月五,見家家戶戶門上都掛弓菖蒲艾草,結果遵諾,未傷害這些人家。紀念這件事,每到端午節,大家就會在門上插菖蒲、艾草,這項習俗一直流傳到今天。菖蒲或艾草有禳毒的功用。

 

       五毒符。端午節在唐朝已興行,“北朝婦人,五日進五時圖、五時花,施之帳上。”所謂“五時圖”、就是在紙上畫蛇、蠍、蟾蜍、蜥蜴、蜈公,也稱“五毒符”。據說這五種有毒的生物只有同時存在時,才不敢互相鬥爭,得以和不共處。所以,掛“五時圖”就可以防止這些毒蟲作怪。

 

      天師虎。宋,吳自牧的《夢梁錄》(序於一二七四年)卷三記載南宋杭州的端午:“以艾與百草縛成天師,懸於門額上,或懸虎頭白澤”。或以泥塑天師像,以艾為頭,以蒜為拳,懸在門上辟邪。“天師”及“虎” 外形威猛鎮懾邪魔,是宋朝端午節常見的風俗。

 

       午時水。是端午節中午打上的井水,用午時水泡茶、釀酒、生飲吉祥、驅邪治病之用。諺語道:“午時洗目睭(眼睛),明到若烏鶖”,又說“午時水飲一嘴,較好補藥吃三年”。

 

       划龍舟,明朝靠近江河的地方,則在端午舉行龍舟競渡。張岱的《陶庵夢憶》(一六四六年)卷五記“金山競渡”:瓜州龍船一二十隻,刻畫龍頭尾,取其怒;傍坐二十人持大楫,取其悍;中用綵蓬,前後旌幢繡傘,取其絢;撞鉦撾鼓,取其節;艄後列軍器一器,取其鍔;龍頭上一人足倒豎,敁其上,取其危;龍尾掛一小兒,取其險。自五月初一至十五日,日畫地而出,五日出金山,鎮江亦出。驚湍跳沫,群龍格鬥,偶墮洄渦,則百捷捽,蟠委出之。金山上人團簇,隔江望之,螘附蜂屯,蠢蠢欲動。晚則萬艓齊開,兩岸汨汨然而沸。”自五月初一起,就先到水邊“迎水神”。初五正午,敲響鑼鼓,龍舟起賽,初十“送水神”,並舉行“謝江”的儀式。

      

        五月五,以粽子為主要祭品拜神祀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