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教祭祀禮典

 

       德教以神道設教,祭典為德教所慎重而尊崇的功課。

 

       孔子云:“祭加在,祭神如神在”。又云“吾不與祭,如不祭。”這是記述孔子對於祭祀先祖和祭祀外的虔誠情形,又《論語》誌孔子入太廟,每事問,或曰,孰謂鄰人之子知禮?入太廟每事問子間曰“是禮也,這是記述孔子祭神的敬謹情形,祭袒與祭神的必需虔誠和敬謹,可以概見矣!”

 

       德教《心典》,為祭祖或祭神時,在儀典上所必需誦念,以表達崇仰  大天尊的大慈大悲,發大悲心,揚大教化,度一切苦厄,救一切蒼生的大德,而發願履行道德以感動至靈,以邀天爵,以邀吉亨的祈禱,典禮的虔誠與敬謹當屬必需而不可苟且的事!

 

        或者有以舉行儀式時,軌體的拘束與麻煩為辭者,這便是內心不足虔誠而不能敬謹的緣故。

 

       《中庸》云“大哉聖人之道,洋洋乎,發育萬物,峻極於天優優大哉,禮儀三百,威儀三千,待其人而後行;故曰苟不至德,至追不擬焉。”故君子尊德性而道學問,至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溫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禮,是故居上不驕,為下不倍,國有道,其言足以興,國無道,其默足以容,詩曰: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其此之謂乎?

 

       人們景仰天地大德,或先祖恩德,或先賢先聖功業,舉行祭祀的禮節。虔誦德典、舉行禮拜儀式、還思發大願力,揚大教化,度苦厄,救蒼生的工作。有如西方民族文化之進步,科學之昌明,每至禮拜日,達官貴人,巨室富豪,皆休息工作,齊集教堂,以致祈禱禮拜儀式,因此教務發揚不衰,倡德教重興對於禮節的尊嚴與敬謹。德生應以為模範,不能疏忽和苟且,除特別事故外,應參加參拜誦典,就準年高不便禮節,苟能虔誠向往,默誦德典,亦屬精誠的表現,在德教信仰上,是不以為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