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的淺义

 

 

“忠”這個字,曾經被嚴重污染。在“忠”的面前加上“愚”字之後,再引“經”据“典”說“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這種扭曲,加上扭曲引据,居然可以令許多人接受和相信,搞到積非成是,把“忠”的本意全毀掉,使“忠”背著許多的污義。

“忠”

《墨子·公輸》說“不可謂忠” 。《左傳·任公十年》說“忠之屬也” 。解為“盡力做好本份的事”,或“忠誠無私,盡心竭力”。又《四言銘系述》說“盡心于人曰忠,不欺于己曰信”。

“忠”是人一種應有的品德,是通過完成份内之事表達出來,對親、師、友、機構、社會、國家都要“忠”其事。

“忠”對於人來說,是不可以離開一刻的,擧一個簡單的日常例子來説:上班工作,規定是九點上班,五點下班,或十點至六點,中間休息一個小時午餐。但在許多華人來説,特別是那些沒有老闆“看著牛”的公司,你會發現到一個普遍現象,十點還沒到辦公室,搖搖擺擺進來后,半生不死地開門開電,坐下來,先看看剛進門拾起來的報紙。對一下“號碼”,仔細看新聞(看文件,絕對未曾如此仔細),可能還一面吃著帶來的早餐,看完一份報紙,也吃完早餐,沖杯美露喝喝,咦!肚急,上厠所,把報紙也帶進去再翻一遍,輕鬆出來,看看已亮久的電腦熒幕,咦!看看網站新聞,補充補充一下話題,真是!這麽快!吃午飯時間到了!……

二點半搖著回來,開始做 “正業 了,咦!有電話進來,沒有進來我打出去,非正事的電話,一概是長談細講,一句正事,用九十九句多於話來趁托,因此越來越忙,因爲要做的事越積越多,只好按部就班做,有的一個月后或半年后完成,有的不了了之,因此,會很多要說 “我沒收到”………

這種行爲就是不“忠” 的行為了!當老闆忍無可忍,說出九點半,四點半之前之後,從來沒有人接聽電話時,他將會謊言說盡。偶爾他工作做到五點十五分,他會在超時給你一個電話,嘗試間接告訴你,今天我“多做”給你。

所以“不忠”的人,久而久之一定習慣於説謊。不知獨慎、為処理工維而失信,因工作延誤而害“仁”,乃至習慣成自然而不知羞恥;不知“忠”於事的人,也不知“道德”為何物了。

這一方面,許多洋人無“忠” 這個字,反而比我們更能盡“忠” 職予,準時上班,準時下班;上班時間,能認定這是這一份 “薪水的時閒,不會用來上厠所、喝茶、看報、上網、堵車、聊私人電話……由此看來,把“忠”挂在口上的族群是因為“不忠”而要講“忠”!

難怪群策群力用盡辦法要把“忠”污衊,原來是要诚輕共有的罪惡感;與害怕報應者要否定“報應”有一樣的心態!“不忠”就無德,豈能會沒有報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