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 格物致知、誠意正心、明辨是非、聰敏達理。

十德: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

 

       學習要從《大學》“格物致知”開始,進而“學而不厭,誨人不倦”,才能達到孔子要求的“知(智)者不惑”。

 

啟智的學習:“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中庸》)”譯:要廣泛地學習,詳盡地探討,慎重地思考,明確地辨別,切實地實踐。

 

智的學習態度:“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論語‧子罕》)”譯:孔子杜絕四種毛病:不憑空臆測,不絕對肯定,不固執己見,不自以為是。(意:通臆。必:必定。固:固執。我:自以為是。)

 

啟智者:“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唐]韓愈《師說》)”譯:老師是傳授 “大道”、講授 “大業”、解決疑難問題的。人不是生下來就有智慧的,誰能沒有疑惑呢,有疑惑而不隨從老師,這個疑惑就始終不會得到解決。(受:同“授”。惑:疑難。孰:疑問代詞,誰。)

 

生智方法:“若以合境之心觀境,終身不覺有惡;如將離境之心觀境,方能了見是非。([唐]司馬承禎《坐忘論‧真觀》)”譯:如果你陷在“處境”裏面,去看“處境”裏面的事物,一輩子都不會發現存在著醜惡;如果你能跳出“處境”,去看“處境”裏面的事物,便能辨明是非。

 

智之用:“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孟子‧公孫醜上》)”譯:明辨是非之心,是智慧的萌芽。

 

“凡人欲舍行為,皆以其智先規而後為之。([漢]董仲舒《春秋繁露》卷八《必仁且智》)”譯:大凡人們要有行動,都要用他們的智來加以辨別,然後才去做。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老子》第三十三章)”譯:能認識他人叫做智慧,能認識自己的才算聰明。

 

智與行:“知與行功夫,須著並到。知之愈明,則行之愈篤;行之愈篤,則知之益明。二者皆不可偏廢。(《朱子語類》卷十四)”譯:認知與實踐的功夫應該同時下。認知得越明白,行動就會越切實;行動越切實,智慧就會越明白。認知與實踐兩者不可偏廢。(篤:切實。)

 

“知與行常相須,如目無足不行,足無目不見。([宋]朱熹《續近思錄》卷二)”譯:知識與實踐相互需要,正如有眼睛沒有腳,就不能走路;有腳沒有眼睛,就看不見路。(須:需要。)

 

仁與智: “能愈多而德愈薄。(《淮南子‧本經》)”譯:知能越多,品德越淺薄。

 

“人而不智,則愛而不別也;智而不仁,則知而不為也。([漢]董仲舒《春秋繁露》卷八《必仁且智》)”譯文:有仁德卻沒有智慧,就會只知道愛而不知道如何辨別;有智慧卻沒有仁德,就會只知道善而不去做。

 

“愛人不以理,適是害人;惡人不以理,適是害己。([清]魏際瑞《伯子文集》卷八)”譯:愛人沒有智慧,就會害了別人;厭惡人智慧,就會害了自己。

 

“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處約,不可以長處樂。仁者安仁,知者利仁。”(《論語?裏仁》)”譯:孔子說:“不仁的人不能長久處於貧困之中,不能長久處於快樂之中。仁者安於仁道,智者利用仁道。”(約:窮困。)

 

“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蒞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蒞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論語‧衛靈公》)”譯:孔子說:“依靠聰明才智得到它,不能用仁德去守住它,雖然得到了,也必定會失去它。依靠聰明才智得到它,能夠用仁德去守住它,卻不用莊重嚴肅的態度去對待,百姓也不會敬服。依靠聰明才智得到它,能用仁德去守住它,又能用莊重嚴肅的態度去對待,但是如果行動不符合禮儀,也不是完善的。”(蒞:音粒,面對。)

 

“仁而不智,則愛而不別也;智而不仁,則智而不為也。([漢]董仲舒《春秋繁露‧必仁且智》)”譯:有仁德而沒有智慧,那就是知道愛而不能加以區別;有智慧而沒有仁的品德,那就是知道該怎樣去做而不去做。

 

“仁之實,事親是也;義之實,從兄是也;智之實,知斯二者弗去是也。(《孟子‧離婁上》)”譯:仁愛的實質在於敬愛父母雙親;道義的實質源于尊敬兄長;智慧的本質就在於明白前二者並堅持去做。

 

“仁者所以愛人類也,智者所以除其害也。([漢]董仲舒《春秋繁露》卷八《必仁且智》)”譯:仁德,是用來愛人類的;智慧,是用來除去對人類有危害的東西的。(所以:用來。)

 

智的重要:“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學,其蔽也蕩。好信不好學,其蔽也賊。好直不好學,其蔽也絞。好勇不好學,其蔽也亂。好剛而不好學,其蔽也狂。(《論語‧陽貨》)”譯:喜好仁德而不喜歡學習,它的弊病是愚昧。喜好聰明而不喜歡學習,它的弊病是放蕩。喜好誠實而不喜歡學習,它的弊病是賊害(自己)。喜好正直而不喜歡學習,它的弊病是刻薄。喜好勇敢而不喜歡學習,它的弊病是混亂。喜好剛強而不喜歡學習,它的弊病是狂妄。

 

      “智”是有才識而深切了解事理的意思,即是“愚”的反面。例如對一切事物有明確的意識叫“智識”;智識和技能叫“智能”;應付事情變化的才能叫“智謀”;智謀和巧思叫“智巧”;足智多謀的人物叫“智囊”;啟發智識和發達思慮技能的教育叫“智育”。

 

       世上愚者眾多,智者也不少,所謂才華出眾的英豪,則更之又少。孔夫子有說:“我非生而知之也,好古敏求之者也。”是說他并非生而有智慧,而是經過不斷學習古人的智慧,努力求進而獲得的,求智是要以經典為材,勤奮學習。 孔夫子又说:“温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因為多温習前次所學,不但能加强記憶,而且還能發現新道理,加深學習心得,甚至能“讀經百遍,其義自現”。可見求學之道,首要恒心,日積月累, 知識和經驗自會豐裕。修學求智之道,簡述起來,方法有: 一、强記。 二、觀察。 三、思考(辨証)。四、判斷。再進而剔别是非、曲直、邪正、真妄,是理則存,非理則去,最後作出結論並吸收。

 

        張玄同師尊談“智”的美德:“智”就是知識的累積和轉化,凡是能够辨别善惡,分析是非,知道禮義,明白廉恥,就叫做“智”。

 

       人所以被稱為萬物之靈,是因為人具備智慧。人類有智慧就好像天上之日;如果天上没有日月,那麼早晨、黄昏、白天、黑夜都無法分辨;假使人類没有智慧,那麼就會事理不明,愚痴不敏。

 

       人有善惡之别,僅有知識,可能邪正不分,會流於奸邪罪惡,所以要知識轉化為智慧,有智慧的人,為人處世就會走在正道上。

 

       佛說菩薩有悲增和智增二智,斬斷煩惱修煉而悟道,就叫做智增;不斬斷煩惱而常念眾生得到利益的,就叫做悲增。 因此凡是具有大智大慧的人,就可以成為聖賢,修煉深入,了悟正覺,成就佛道。

 

智與知:

 

       “智”含“智慧”義,,“智”多了個“日”,象有太陽的透徹、明瞭、公正、無私、晶瑩剔透、無所遁形的“知”,有“道”的知化為“智慧”,是用“心”靈領悟的結果,是裏,是理,有心靈的高深層次,是領悟的結果;對人生來說,超越了美醜、高矮、肥瘦、聰愚...... 轉化人心洞察、了解人生生老病死,成住壞谷,懂得修行,重視靈性--可以說有“智慧”

 

       “知”含“知識”義,是知道、認識的事物。知道很多、認識很多,叫為很有“知識”,叫“知識淵博”;“知識”知道很多,但是不會處理事情、不懂人情事故、缺乏生命的意義......,一昧重視“表”相,只在“事”層打轉,受“識”的左右,在於“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是個較低淺層次,這就是沒有“智慧”或是“智慧”不夠!--要把“知識”化成“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