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經

後漢  馬融撰  鄭玄注

永乐大典卷之四百八十五有馬季長自序及鄭注。大明嘉靖四十五年刊本題馬融撰,鄭玄註,并有宣德甲寅韓陽序,及宣德九年胡季舟後序。崇禎陶原良忠經詳解,題有崇禎六年  聖諭。後二種皆無自序。魏晉叢書本,俱自序與鄭注,又題明新安程榮校。此本以漢魏叢書為底本。

【四庫提要曰:舊本題漢馬融撰,鄭玄注。其文擬孝經為十八章,經與注如出一手。考融所述作,具載後漢書本傳。玄所訓釋,載於鄭志目錄尤詳。孝經注依託於玄,劉知幾尚設十二驗以辨之,其文具載唐會要,烏有所謂忠經注哉?隋志、唐志皆不著錄,崇文總目始列其名,其為宋代偽書,殆無疑義。玉海引宋兩朝志載有海鵬忠經。然則此書本有撰人,原非贗造,後人詐題馬、鄭,掩其本名,轉使真本變偽耳。又丁晏尚書余論,以為忠經唐太宗、高宗諱,為唐之馬融撰。今學者以唐之馬融又撰絳囊經,考新唐書藝文志、通志藝文略、宋史藝文志,並著錄絳囊經,撰者馬雄,非馬融,以為丁晏偏失。】

 

忠經,序曰:

忠經者,蓋出於孝經也。仲尼說孝經,而敦事君之義,則知孝者,俟忠而成,是所以答君親之恩,明臣子之行。忠不可廢于國,孝不可弛於家。孝既有經,忠則猶闕。故述仲尼之意,撰忠經焉。今皇上含庖[fu2]、軒之道,茂勳、華之德,弼賢俾能,無遠不奉。忠之與孝,天下攸同。臣融,岩野之臣,性則愚朴,沐浴德澤,其可默乎?作為此經,庶少裨補。誠則辭理薄陋,不足以稱。為忠之所存,存於勸善;勸善之大,何以加于忠孝者哉?夫定卑高以章目,引詩書以明義,皆師于古,曷敢徒然?其或異同,從忠孝之宜也。或對之以象其意,或遷之以就其類,或損之以簡其文,或益之以備其事。以忠應孝,亦分為十有八章。所以弘其至公,勉其誠信,本為政之大體,陳君事之要道,始於立德,終於成功,此忠經之義也。謹序。

 

天地神明章第一

昔在至理,上下一德,以徵天休,忠之道也。

注:忠之為道,乃合於天。至理之時,君臣同德,則休氣應也。

天之所覆,地之所載,人之所履,莫大乎忠。

注:覆載之間,人倫之要,履之則吉,違之則凶,無有大於忠者。

忠者,中也,至公無私。

注:不正其心,而私於事,則與忠反也。

天無私,四時行;地無私,萬物生;人無私,大亨貞。

注:四時廣運,天不私德;萬物亨生,地不私力;人能至公,不私諸已,何往不可也?

忠也者,一其心之謂矣。

注:一則為忠,二則為僻。

為國之本,何莫由忠?

注:未有舍忠而成於務。

忠能固君臣,安社稷,感天地,動神明,而況於人乎?

注:君臣固,其義深也。社稷安,其祚長也。天地感,其誠達也。神明動,其應彰也。忠之為用,其效如此,言人之易從也。

夫忠,興於身,著于家,成于國,其行一焉。

注:身及國家,雖有殊名,其為忠也,則無異行。

是故一於其身,忠之始也;一於其家,忠之中也;一于其國,忠之終也。

注:道行自漸,忠之大焉。

身一,則百祿至。

注:立身履一,富貴之本。

家一,則六親和。

注:御家(詳解作下)不二,自然篤睦。

國一,則萬人理。

注:天下合心,無不從化。

書云:惟精惟一,允執厥中。

注:精一守中,忠之義也。

 

聖君章第二

惟君以聖德,監于萬邦。

注:聖君在上,垂監於下;萬邦在下,觀行於上。

自下至上,各有尊也。故王者,上事於天,下事於地,中事於宗廟,以臨於人。

注:王者至重,猶有所尊,況其下乎!

則人化之,天下盡忠以奉上也。

注:上行下化,理之自然。文王敬遜,虞芮遜畔,是也。

是以兢兢戒慎,日增其明。

注:日增一日,德益明矣。

祿賢官能,式敷大化,惠澤長久,黎民鹹懷。

注:非懷不可以居祿,非化不可以懷人,任賢陳化,君之要(嘉靖、崇禎本作義)也。

故得皇猷丕丕,行于四方,揚于後代,以保社稷,以光祖考。

注:君聖臣賢,化行名播,以光祖考,以嚴配社稷于無疆者也。

蓋聖君之忠也。

注:忠之為道,無所不通也。

詩云:昭事上帝,聿懷多福。

注:君以明德事天,天以多福與人君也。

 

冢臣章第三

為臣事君,忠之本也,本立而後化成。

注:雖有周孔之才,必以忠為本也。

冢臣於君,可謂一體,下行而上信,故能成其忠。

注:股肱動于下,元首隨于上,以其義同,其心不異。

夫忠者,豈惟奉君忘身,狥(嘉靖崇禎本作徇)國忘家,正色直辭,臨難死節已矣?

注:此皆忠之常道,固所常行,未盡冢宰之事。

在乎沉謀潛運,正國安人。

注:至忠無迹,誠在深潛。

任賢以為理,端委而自化。

注:官各得人,何事之有?

尊其君,有天地之大,日月之明,陰陽之和,四時之信。

注:蓋之如天,容之如地,昭之如日月,調之如陰陽,不言而信如四時,若是,君體用盡矣。

聖德洋溢,頌聲作焉。

注:樂生於中,和之於外。

書云: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

注:君明則臣良,臣良則事康。

【案:冢者,大也。冢臣,即如中庸之大臣。群臣則謂之百工也。】

 

百工章第四

【百工者,堯典:允釐百工,庶績咸熙。即百官也。】

有國之建,百工惟才,守位謹常,非忠之道。

注:此乃守常之臣也。

故君子之事上也,入則獻其謀。

注:公家之利,知無不言。

出則行其政。

注:既在其位,職思其憂。

居則思其道。

注:益國之道。

動則有儀。

注:百事之儀。

秉職不回,言事無憚,苟利社稷,則不顧其身。

注:愛已曲從,則為尸素。

上下用成,故昭君德,蓋百工之忠也。

注:君任工能,工奉君政,政成於下,德歸於上。

詩云:靖共爾位,好是正直。

注:恭可以成正,直可以獻忠。

 

守宰章第五

【守宰,或出古之邑宰。此親民之官也。】

在官惟明,蒞事惟平,立身惟清。

注:官不明,則事多欺。事不平,則怨難弭。身不清,則何以教民?

清則無欲,平則不曲,明能正俗。三者備矣,然後可以理人。

注:獨清則謹己而已,不建於事。獨明則雖察於務,奸賄難任。獨平則徒均於物,昧濁(嘉靖崇禎皆作濁,叢書作獨,誤)無堪。夫理人者,必三備而後可也。

君子盡其忠能,以行其政令,而不理者,未之聞也。

注:既才且忠,以臨其人,政之理也,固其必然。

夫人莫不欲安,君子順而安之。

注:用其情而處之。

莫不欲富,君子教而富之。

注:因其利而勸之。

篤之以仁義,以固其心。

注:知仁與義,則皆就之。

導之以禮樂,以和其氣。

注:君子愛人,小人易使。

宣君德,以弘大其化。

注:稱君德以布德,敦君化以行化。

明國法,以至於無刑。

注:章條申而不犯,刑雖設而當也。

視君之人,如觀乎子。

注:寒者衣之,饑者食之。

則人愛之,如愛其親。

注:民懷其恩,有同骨肉。

蓋守宰之忠也。詩云:豈弟君子,民之父母。

注:父母愛子,情莫過焉。官莫謹焉,人誰非子?

 

兆人章第六

天地泰寧,君之德也。

注:天地設位,秉御有君。非君泰寧,人必跼蹐(嘉靖本最明,崇禎本看不清)。

君德昭明,則陰陽風雨以和,人賴之而生也。

注:四氣和順,百榖用成,是以為休徵,故人之生,賴成於君也。

是故祗承君之法度,行孝悌於其家,服勤稼穡,以供王賦,此兆人之忠也。

注:順化供養,勤勞奉國,是則為忠。

書云:一人元良,萬邦以貞。

注:一人以大善撫萬國,萬國以忠貞戴一人。

 

政理章第七

夫化之以德,理之上也,則人日遷善而不知。

注:德化潛運以心,則不知所由,而民從善也。

施之以政,理之中也,則人不得不為善。

注:政施有術,昭見於人,人勉而行,欲罷不可。

懲之以刑,理之下也,則人畏而不敢為非也。

注:刑臨以威,知懼無犯,既劣於政,彌蒙於德。

刑則在省而中。

注:舜流四凶,足清萬國。

政則在簡而能。

注:簡則易從,能則人服。

德則在博而久。

注:不博,則有不及。不久,則人心復澆(嘉靖、叢書本皆無澆字,此網上永樂大典本,似非衍文。又崇禎本作:不博,則有不久。不久,則人悖德)。

德者,為理之本也。任政非德則薄,任刑非德則殘。

注:兼德則厚,加德則寬。

故君子務于德,脩(崇禎本做修)於政,謹于刑。

注:刑不謹而不知嚴,政不脩而不知舉,德不務而人不懷也。(從嘉靖崇禎本,唯崇禎本脩作修,後同。叢書本,大典網絡本作:刑不謹,則知政不脩舉。德不務,而人不懷也。或叢書本抄自大典而有闕文。)

固其忠以明其信,行之匪懈,何不理之人乎?

注:忠信在(嘉靖本作務,崇禎作在,叢書作故)己,恪勤脩(修)官,官脩(修)政明,而人自理。故無不能理之吏,與不可理之人。

詩云:敷政優優,百祿是遒。

注:政其人理,祿其宜哉。

 

武備章第八

王者立武以威四方,安萬人也。

注:武德在寧靜,非形於征伐也。

淳德布洽,戎夷稟命,統軍之帥。

注:命不可辱,帥不可失。國之大寄,非易其人。

仁以懷之。

注:撫其疾苦,使之咸[gan3]懷。

義以厲之。

注:示其慷慨,使其激勸。

禮以訓之。

注:明其節制,使之有序。

信以行之。

注:審其遠近,使之必行。

賞以勸之。

注:懸其爵賞,使之慕功。

刑以嚴之。

注:威其鈇鉞,使之懼罪。

行此六者,謂之有利。

注:六者並用,闕則失之。故晉將用師,子犯曰:未知信之類是也。【子犯曰:民未知信,未宣其用。】

故得師盡其心,竭其力,致其命。

注:士卒從教,故師得利。

是以攻之則克,守之則固,武備之道也。

注:武可以備而不用,不可以用而不備也。

詩云:赳赳武夫,公候干城。

注:有其武才,堪其扜禦(嘉靖、叢書無禦字,崇禎本有)。

 

觀風章第九

惟臣以天子之命,出於四方以觀風,聽不可以不聰,視不可以不明。

注:使臣之行,如君耳目。不聰不明,不勝其任。

聰則審於事,明則辯於理。

注:不聰則惑其所聞,不明則蔽其所見。

理辨則忠,事審則分。

注:理不辨則其斷偏,事不審則其信惑。

君子去其私,正其色。

注:私去則情滅,色正則邪遠。

不害理以傷物。

注:求罪為公,則成刻浮。

不憚勢以舉任。

注:舉必以才,不必以勢。

惟善是與,惟惡是除。

注:善雖讐必薦,惡雖親必去。

以之而陟則有成。

注:君子效能也。

以之而出則無怨。

注:小人伏罪也。

夫如是,則天下敬識,萬邦以寧。

注:官務脩(修)政,人始獲安。

詩云:載馳載驅,周爰諮諏。

注:勤勞不寧,善斯勸矣。

 

保孝行章第十

夫惟孝者,必貴於忠。

注:若思孝而忘忠,猶求福而棄天。

忠苟不行,所率猶非道。

注:忠不居心,動皆邪僻。

是以忠不及之,而失其守。

注:自貽伊罰,求安可乎?

匪惟危身,辱及親也。

注:既失於忠,又失於孝。

故君子行其孝,必先以忠。竭其忠,則福祿至矣。

注:忠則得福,祿則榮親。

故得盡愛敬之心,以養其親,施及於人。

注:守忠之道,眾善攸歸,身安親樂,得盡其養。

此之謂保孝行也。

注:以忠之故,得保於孝。

詩云:孝子不匱,永錫爾類。

注:考叔行孝,施于莊公,君子善之,此之謂也。

 

廣為國章第十一

明主之為國也,任於正,去於邪。

注:任正,則君子道長;去邪,則小人道消。

邪則不忠,忠則必正。

注:忠則不邪,正則必忠。

有正,然後用其能。

注:能而無正,則邪。正而有能,則忠。

是故師保道德,股肱賢良。

注:周為保,召為師,元為股,凱為肱。

內睦以文,外威以武。

注:教莫若文,威莫若武。

被服禮樂,提防正刑。

注:禮樂,德之則,不可違躬。正刑,理之要,不可破壞。

故得大化興行,蠻夷率服。

注:化行文被,夷服武偃。

人臣和悅,邦國平康。

注:禮樂善而政刑清也。

此君能任臣,下忠上信之所致也。

注:臣在忠於君,君在委於臣。

詩云:濟濟多士,文王以寧。

注:成廈非一木之材,為國資庶臣之力。【六藝論曰:商邑之大,豈無賢才哉?松柏丸丸,在于斲而遷之。方斲而敬承之以用之爾。松柏小材,有挺而整布;眾楹大材,有閑而靜別;既各得施,則寢成而孔安矣。拱成羣材,而任以成國,則人君高拱仰成矣。】

 

廣至理章第十二

古者聖人,以天下之耳目為視聽。

注:用天下之視聽,則無不見聞也。

天下之心為心。

注:順物之情,不任已欲。

端旒而自化,居成而不有,斯可謂致理也已矣。

注:默化元運,其理如此。

王者思於至理,其遠乎哉!

注:道無遠近,弘之則是。

無為而天下自清。

注:有事則煩。

不疑而天下自信。

注:不疑於物,物亦信焉。

不私而天下自公。

注:不私於物,物亦公焉。

賤珍則人去貪。

注:貪由有珍(嘉靖、叢書本作珎,崇禎本作珍。前後皆同),珍去貪息。

徹侈則人從儉。

注:儉消於侈,侈除儉生。

用實則人不偽。

注:見實,知偽之惡。

崇讓則人不爭。

注:見遜,知爭之失。

故得人心和平,天下淳質。

注:化行心易,咸服其淳。

樂其生,保其壽。

注:氣得天和,咸無夭折。

優游聖德,以為自然之至也。

注:聖德無涯,與天地等。

詩云:不識不知,順帝之則。

注:雖迷帝德,不違其則。

 

揚聖章第十三

君德聖明,忠臣以榮。

注:欣已獲奉斯君。

君德不足,忠臣以辱。

注:耻躬不能為臣。

不足則補之,聖明則揚之,古之道也。

注:補袞之闕,揚君之休,古之忠臣則皆然也。

是以虞有德,咎繇歌之;文王之道,周公頌之;宣王中興,吉甫詠之。

注:君上行仁,覆之道也;臣下有贊,詠之義也。

故君子臣于盛明之時,必揚之盛德,流滿天下,傳于後代,忠矣夫!

注:若君有盛德而臣不揚,使久遠無聞,則有缺於忠道。

 

辨忠章第十四

大哉忠之為用也!

注:用忠以教,大莫加焉。

施之於邇,則可以保家邦。

注:以有閫域。

施之於遠,則可以極天地。

注:以無空窮。

故明王為國,必先辨忠。

注:為國藉之忠者,臣節不先辨忠,國將安寄?

君子之言,忠而不佞。小人之言,佞而似忠。而非聞之者,鮮不惑矣。

注:忠言逆志,必求諸道。佞言順志,必求諸非道。

夫忠而能仁,則國德彰。

注:為君撫愛。

忠而能知,則國政舉。忠而能勇,則國難清。

注:為君謀忠,為君果毅。

故雖有其能,必由忠而成也。

注:忠而有能則有功。

仁而不忠,則私其恩。

注:仁愈多,而恩愈深。

知而不忠,則文其詐。

注:知愈多,而詐愈密。

勇而不忠,則易其亂。

注:勇愈多,而易其亂。

是雖有其能,以不忠而敗也。

注:能而無忠則為敗。

此三者,不可不辨也。書云:旌別淑忒,其是謂乎?

注:善惡既別,任使不謬。

 

忠諫章第十五

忠臣之事君也,莫先於諫。

注:糾過正德,惟能諫之。

下能言之,上能聽之,則王道光矣。

注:上能聽,下不能言,則虛其聽;下能言,而上不能聽,則虛其言;言聽俱能,則君臣德合,則其道光明也。

諫於未形者上也。

注:先事而止,君違不聞。

諫於已彰者次也。

注:出未及施,改之非後。

諫于既行者下也。

注:行而能改,雖下猶愈。

違而不諫,則非忠臣。

注:從君所昏,是乃罪也。

夫諫,始於順辭,中於抗議,終於死節,以成君休,以寧社稷。

注:順辭不從,犯顏抗議;不從,則繼之以死,其務使君改過為美,社稷之安固也。

書云:木從繩則正,后從諫則聖。

注:繩直可以正木,臣忠可以正主也。

 

證應章第十六

惟天監人,善惡必應。

注:為善則吉,為惡則凶。

善莫大於作忠。

注:百行之善,無忠皆忘。

惡莫大於不忠。

注:大惡之惡,為逆者殃。

忠則福祿至焉,不忠則刑罰加焉。

注:忠則言播聞,未有不祿;不忠則不忠彰兆,未有不刑。

君子守道,所以長守其休;小人不常,所以自陷其咎。

注:天意本休,君子知而順之;天意無咎,小人求而取之。

休咎之徵也,不亦明哉!

注:天監孔明,勿謂茫昧。

書云: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

注:禍福無門,惟人自召。

 

報國章第十七

為人臣者官於君。

注:臣之官祿,君寶錫之。

先後光慶,皆君之德。

注:光格祖考,慶重子孫。

不思報國,豈忠也哉!

注:忠則必報,不報非忠。

君子有無祿而益君,無有祿而已者也。

注:君臨天下,誰不為臣?食土之毛,皆銜君德。昏衢迷于日月,君子知懷帝恩,故偃息山林,有能藩國,況荷君祿位,而無聞焉?

報國之道有四:一曰貢賢。

注:進得其才,君可端拱。

二曰獻猷。

注:納當其善,君可依行。

三曰立功。

注:功吾其庸(叢書本做膺),君可無患。

四曰興利。

注:殖致其厚,君可與足。

賢者國之幹。

注:幹可以立。

猷者國之規。

注:規可以執。

功者國之將。

注:將可以禦。

利者國之用。

注:用可以給。

是皆報國之道,惟其能而行之。

注:各以其能而報于國,道斯廣矣。

詩云:無言不酬,無德不報。況忠臣之于國乎?

注:凡人之聞一言一德,猶必報,君臣之義重恩重焉,如何忘也?

 

盡忠章第十八

天下盡忠,淳化行也。

注:忠有所未盡,則淳化不行。

君子盡忠,則盡其心。小人盡忠,則盡其力。

注:君子可以盡謀,小人可以效命。

盡力者,則止其身。盡心者,則洪於遠。

注:止身,則匹夫之事。洪遠,則萬物之利。

故明王之理也,務在任賢,賢臣盡忠,則君德廣矣。

注:聖無獨理,道無常師。古之明王,必求賢明,無不脩(修)德。賢臣則無不盡忠,忠則為君闡揚,君德由廣大也。

政教以之而美。

注:君上立教,臣下所敷。

禮樂以之而興。

注:君上制作,臣下所行。

刑罰以之而清。

注:君上恤刑,臣下所化。

仁惠以之而布。

注:君德既備,人懷始康。

四海之內,有太平音。

注:樂至而歌,自然之理也。

嘉祥既成,告於上下。

注:君臣之始於政,能著於群瑞,故其成功,可以告神明也。

是故播於雅頌,傳於無窮。

注:德施於人,務格於神,而後行于樂。樂行,則何極之有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