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分類:認識德教
點擊數:223

德教講述‧德生

馬貴德

第 五 章:德 生

一、德生的意義

德生是參加德教的人士得到各閣的主壇師受錄為門生後的稱呼,這個名稱是勉以立德向善,以求人生的目的意思,大易云“天地之大德日生。聖人之大寶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口財正辭,禁民為非曰義。”人稟天地的氣化而生,天地的氣化固化育萬物,人是萬物之一,但是人為萬物之靈,具有自知自覺的天性,創造工具改進環境,重建設宇宙的理智,既有志於道德的修養履行道德的趨向,自然要負荷天地的大德和義務以為人生的共同使命,因此可以獲致高尚地位和目的,是無疑的,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至誠所感,神明以受,德生之所以為德生,可以說是,德教的精華,人義的柱石,生財的大器了。

原來,人類的所以能夠繁榮與發揮無畏精神與智能,皆是具有仁愛好生之德的緣故,易云“男女媾精,萬物化生,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知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如,坤以節能,易則易如,簡則易從,易如則有親,易從則有功,有親則可久,有功則可大,可久則賢人之德,可大則賢人之業,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便是這個道理,所以,孔子又云“易其至矣乎,大易,聖人所以崇德面廣業也,如崇禮卑,崇效天,卑法地,天地設位而易行乎其中矣,成性存道義之門。”德教,以仁義道德為依歸,當此百世預言,世界人於大變易的時代,天地生人,而設德生的位置以為崇德廣業,如崇禮卑的使命,這是身居德生者,何等重要與榮幸的事!

德教本神道設教,發揚人類仁愛天性的精神,把盛德大業的責任寄命為生活勤進努力的目標,從而將“天地好生之德日生”的道理,去求自覺覺人,共同邁進於不欺,不偽,不貪,不妄,不驕,不息的大德途徑上,發願於效法上帝之大悲心,揚大教化,度一切蒼生,救一切苦厄的懷抱。以感化世界上的不拌戾氣,使人心悔過,改邪歸正,去凶趨吉,化干戈為玉帛,這是一種神聖任命,亦確是效法天地好生之德的精神,為我們所必須竭誠致力的事。

二、神道設教與大德觀念

原始人類以神道設教,便是以宇宙的造化,化生萬物的大德,為最高尊從的對象,把宇宙化生萬物的仁德,做為教化人類維持生活,擴充部落,實現和平的模範,由親親而仁人,由仁人而愛物,然後人類方才能繁殖而相安,方才能共存與共榮,不然的話,人類失去仁愛的精神,只會變成殘暴互相損害的景象,人類的墮落和殲滅,蓋與禽獸幾希,不特中國是自古以神道設教,古希臘的民族亦是以崇祀天神為教化的鵠矢,---作仰神(上帝)之人格存在,及其莞攝萬有的睿智。(天祐Providence)柏拉圖,亞里士多德,奠古斯丁,湯馬士,笛卡兒,來布尼茲,康德,赫爾巴特,羅哲等,皆可說是代表有神論的西哲,他們主張皆是以為有一人格的最高存在,為世界的總原因和宇宙進化歷程的領導者,因此推論此最高存在或神,為全能,全知,全善,由神的全能全知授人以神秘知識,啟示靈感,並以其全善的﹁德﹂作為人類純心真理,以明人世邪惡的違反神意,而趨向博愛之道,此外如古印度,亞拉伯苓地的人民,莫不有共同的思想與信仰確認天神的存在,以為教化的原因,而近古的佛,耶,回等教宗的崇拜和發揚光大的教化,亦莫不根源於神道設教的精神而來的。

至於日本篇束方民族,與中國同文同種,他們立國精神亦是以神道設教,在天神的信仰下,發揚人類的智慧,仁愛,勇敢一一一達傍褚神,其他如泰國,緬甸,棉越等國,更是崇拜佛教為國我,其對於 “大德”的景仰和尊崇,皆是基源於神道設教的先王政治,這是無疑義的!

孔子云:“鬼神之為德,其盛矣乎?視之而弗見,聽之而弗聞,體物而不可遺,使天下之人,齊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詩曰:﹁裨之格思,不可度思,制可射思,夫微之顯,誠之不可搶如此夫。”又云: “舜其大孝也與,德為聖人,尊為夫子,富右四海之內,宗廟響之,子孫保之,放大德,必得其位,材而篤焉”,故裁者培之,傾者覆之,詩曰: “嘉樂君子,憲憲令德,宜民宜人,受祿於天,保佑命之,自天申之,放大德者,必受命。”

由神鬼之傳之盛而說至人之德與天之生物,以及大德者必受命的道理,我們可見人生道德的重要,與天地的大德,是息息相關,生生不已的,德之公德教的密切關係,更是不待言而可明白了!

三、德生的義務和幸福

一般人類服務社會的目的,是屬於義務和權利的權衡,和利害的關係,但是在這裡談論德生的義務,卻是以因果幸福為目的,因為大德日生的道理和來源,既是為人類崇仰造化的大德,而遵循履行,以維持生活,求取生存的必須行為,那末,便是人生的惟一義務,必然義務,因此義務,然後可以獲到生活與生存的幸福||快樂。這是無疑的。所以德生的義務,是以因果幸福和維愛造化的大德,模範造化的大德,以養成良好的“大德”思想與行為,去生存世上,去維護世上的安寧與和平的:德典,所以發大悲心,揚大教化,度一切蒼生,救一切苦厄的昭示,便是以天心勉人心最高的義務呢。

人類因為有天賦的仁愛精神,所以具有忠恕憐憫的同情心,因此而有互相互助合作的利他心,“規天下有溺者,猶己溺之,天下有饑者,猶己饑之,思天下匹夫匹婦人有不被其澤者,若己推而納之溝中。”的大悲心,“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先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大願力,德教為先王悲天憫人,救治末世人類陷於物質文明,輕慢倫常道德而演成仇恨鬥爭,社會不寧,生活困難,生存不易的恐慌時代的良方,我們不幸而降生於此物質文明末世,遭逢世界紊亂鬥爭的當代,目擊人類的不幸生活與痛苦,但是萬幸而降生於此物質文明的當世,際逢世界發達的紊亂末世,發揚先王的仁愛道德精神,因為沒有物質文明和道德衰落,便不能得到人類的進化,和覺悟“德教”的重要,我們要把物質文明感化為有益人群而不在鬥爭上燬滅人性和人類,我們要把神聖的大悲,慈念塵土末劫,度一切苦厄,救一切蒼生的意志,去代天行道,去揚大教化,那末,一家仁,一國興仁一家讓,一國興讓,在舉世有心世道,崇尚道德的無量“德生”共同願力,共同勉勵,那末,人心悔過,化仇為友,化惡為善,大地光明,人文精神與物質精神,織造成極樂世界,大同天堂,豈不是人類創世紀的先聲,造化的大德日生麼?這是德生的義務,亦呈德生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