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教講述‧德鍵

馬貴德

第 三 章:德鍵

一、從字義上了解德教的旨趣

我們在首章第一節,先把德字的構造是從“直”從“直心”的原因說出,現在為引起讀者的興趣和注意起見,特再把“教”字和“十德”名稱的字義,一一分析它的構造旨趣,亦可以明白德教的真義所在了。  

教字從“孝”從“文”,可見先王的至德要道,是以孝作為文化的精髓而造成的教化,孔夫子闡明:“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的緣故,所以德教的綱領以“孝”字列首,人類的善良行為,亦以孝字做起,這是無疑義的。  

孝字從“老”從“子”,老是指老子,古人以父稱老子,子是指兒子,裡面是包含父子的連繫關係,所以“孝”是父子間的行為---父字包括母字,子字包含兒女。---字義上是註解得很明白的。

仁字從“人”從“二”,二字是數目,亦是古寫上字,好像“示”字,上面二劃是代表上,下面三劃是代表日月星三光,這裡仁字,亦可以解說是人與人之間,或是人的趨上行為,因為孝是父子之間的行為,而仁當可說是人與人之間的行為,然而必須是趨上而不是下流的行為,方才可以說是“仁”這是不能否認的。

智字是愚字的相反,解說為深明事理的意思,因為要深明事理,所以對於事理必須能知,不能“知”便不能“明”了,口是光明的物體,皆字從知從口便是這個道理,因為求知,所以有格物致知的學問,因為要日,所以有時間的說明。孔子云:“吾十有五而忘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士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又云“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也。”這便是說明人生的智識是從積日年的時間所學習和研究而來的,並非生之時便能知的,當妳學習成功,有知之日,那麼,智識便可以運用無窮了,所以智字從“知”從“日”便是這個意思。

悌字從“心” “從” “弟”,這個“心”字是包括自己的心,和眾人的心的,至於“弟”字,是與兄弟的“兄”字對稱的,因為人們常常把自己自私起來,不特忘記---甚至不顧他人的利益---在這裡亦可說是“公益”,而且連自己兄弟的利益亦排斥---甚至剝奪損害了,這個所謂“忘記”和“不顧”原因,便是“關心”的問題,所以必須提倡悌道,使人們的“心”裡有為人弟的關念,並臣由下而推上,由弟能盡弟道,恭敬兄長,令到兄長友愛兄弟,推而及於朋友的互相尊重和敬愛,這便是悌道,亦即是“悌”字,從“心”從“弟”二字構成的原因了。

禮字從“示”從“豐”我們在上章已略有說明,俗寫把“禮”字寫做“礼”,這“示”字和“乚”字,汞的上面二劃是上字,下面三劃是代表日月星,乚字是曲形,有似委曲約意思,禮記有“曲禮”一篇,是委曲說明禮的意思,這裡把“禮”字簡寫成“礼”或者有些關係,因為體字出於敬重神明,禮拜神明而來的,所以從紳,從豆,豆是祭器。---原始人因敬天的緣故,而有日月星辰三光神明的尊敬,推而以至一切天神地抵的禮節,莫不是有委曲求安---委曲求全的意思,人的禮貌,不論是鞠躬亦好,跪拜亦好,皆須將身體彎屈而成委曲的形狀,鞠躬是把上身的彎曲成弓,跪下是把足膝下屈,他的形狀便是和乚字的意思相同。中國文字中有此乚旁的如虹蟲的屈曲,乩筆的屈曲,孔穴的屈曲,札木的曲直,扎物的伸屈,軌輪的輾轉,與乩斡的旋轉等,皆有乚的記號,我們奉神請乩,便須禮式奉神,不特身體或是鞠躬或是禮拜,是與乚字有關,而且乩筆在沙盤上的斡旋輾轉,以及木筆的形狀皆是乚狀,那末對於體字另寫作礼字,是頗有相當的緣故的,至於對人以禮時委曲身體情形,便可明白了。

義定從“善”從“我”義務是任何人的天責,然而,它所以可以稱作義務,當然是屬於善的一方面,而不是屬於惡的一方面,因為它是人類生活的義務,所以責無旁貸,必須由自己這個我字作起,---這個我,是包括人人的我,而不是推之第二人或第三人的“你”或“他”了!因為這樣,方才可以稱為善,方才可以稱作義呢?

忠字從“中”從“心”我們在上章,已先有說明,中字是不偏不倚,大道坦坦,無由無私的表現,我們把對於處世不偏不倚無私無由的道理放在心上,去為人群服務,為牡會國家效勞,這便是盡忠盡德的行為,從前專制時代,把人們的盡忠放在統治者一人的維護政權上蹂躪,因此人們演出許多愚忠的悲劇,到頭來,不特暴君不能利用臣下的愚忠去維持他的政權,而民社會國家亦受損害而至傾亡了,這是人們不能從忠字了澈中字的意義的緣故,大學云“為人君止於仁,為人臣止於敬,為人子止於孝,與國人交止於信。”這便是止於至善的道理,忠字是本於中心而求之道理,是對人對事對物皆須有中正無偏無倚的行為,並不是對於暴君服從的行為而已的,至於為人謀而必求忠心,這是屬於“義務”的問題,竭誠盡力,忠於社會人群,是有同一樣的重要的口信孚從“人”從“言”,人們的說話是否能得到社會的尊重和信從,那便要看他言出來的是否能有信實可靠的事實作資本了。

原來人類所以能異於禽獸而稱為萬物之靈者,便是能有辨別是非,分明事理,和以語言道達一切活動行為的緣故,人的說話,必須確實而無謊謬,方才不致發生是非,禍亂,損害的事情,至於﹂立言以取信,有關他人的利害得失存止,更是必須在實無欺,方才可以立足於社會人群,否則,每言失約,言成不實,既不能取信於社會,更是拋棄於人群了。所以古德云“與國人交,止於信”便是這個道理。

信字不特是忠字的一方面而且是誠字的一方面,因為有忠,然後言之外,能有信,然後能見誠,所以人言以取信,是人生立身處世的要訣,是人人所能言的,亦是人人所必須知的。

廉字從廣,從兼,廣是廣大,擴而充之的意思,兼是並兼---是分者而合之於一的意思。人們能夠有廉潔的行為,便能廣愛大眾,能夠擴充各方面約合作精神,因而為人服務,能夠不貪所得,便是公平無欺,可以得到人們的信任和歡迎,因此亦能夠擴充他的德望,而兼愛諸菩的意思,又廣是屋廣,是棟樑之器,廉是謙實的意思,把有幹材而架屋不墜的狀況廉以謙實而不貪的行為,構成廉字,這是造字者別出心裁和形容微妙的指示:因為廉便可以養儉,可以去除貪污的行為,可以表彰對人的誠意和信實,得到忠義仁德的地位,所以廉字,可以在人格上建立很好的基礎,而成功德業的第一義務呢!

最後我們說到恥字,恥字從“耳”從“心”亦有把它寫作從“耳”從“止”。耳是聽聞器官,把聽聞人們的批評與反應,而置心於耳,以明善惡,便可知道了人們平素的行為,是否有影響社會的共同思想和行為,如果有利害的衝突或是不合地方或公眾的習俗,或是一時不慎,患有過失,而受到社會的評論指責,那末,便會有許多評論傳到“耳”朵,而辨別是非了,所以恥字從“耳”從“心”或從“耳”從“止”我們把耳聞的社會上一般言、語,加以仔細的省悟,如果確是自己的錯誤,便須加以改過和改良,因為“入非聖賢,勃能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這是古德教誨人們的道理,亦即是曾子所以日必三省其身的原因,“禹聞善言必拜”,孔子以“知恥近乎勇”勉勵弟子,這,可見恥字,在德教地位上的重要了。

因為知恥,可以改善自己的行為與思想,可以減少社會的批評和阻力,可以獲得真理和成功,這是立身處世的第一良方。

至於社會上或有一些因為利害衝突,或是不明大義的人,或因為利害的不相同,思想的不相同,而故意用言辭出為離間破壞的,那末我們便須要小心行為而不致做錯事情,給人責辱。

其次,如果我們的行為正當,卻被人誤會為不正當,因此而發生誤會的事,那末,可能辨明時固須辨明,不能辨明時,則“止謗不如止辨”,一經事實和義理的証明,便可轉令誤會的人冰釋無疑,而民對於我們更加愛護和尊重了。何況道我善者未必非阿謏的人,論我惡者,未必非我關心的人,我們必須虛懷自省,有則改過,無則加勉,這是和悅處世的另一要方呢?

至於當處逆境的時候,面臨反對派或存心不良者的不懷好意的批評和恥辱,那末,便需要忍辱負重,加倍努力與小心,實事求是---發揮無畏精神,從正義上奮鬥,以期真理的勝利,老子所謂“反者,道之動也。”孔子謂“不憤不啟,不啡不發”的意思。

由此看來,可見恥字是人生事業必經的途徑,人們不怕有恥,最怕不知恥,知恥可以改過,可以發為勇,可以奮發事業,成功事業,不然便是無恥,便是不知恥,便是儒夫,便是無仁,無知,無勇的人,孔子道“好學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恥近乎勇。”又道:“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如果人人能知恥能明恥,能不惑,能不憂,能不懼,那末,便可以成功了偉大的事業和不朽的精神了。

所以,作者特別把恥德,視為人生所必有,而且所必經,所以明的事呢?

二、由一德以至十德

德教只是以“德”教人,只有一心一德而已,但是為什麼要列成十德作綱領而分出許多名稱呢?這是初學入德很多不明白的人的疑問,很值得我們的解釋約  舉天下之大,舉人類之眾多,舉事物的複雜,當然不是一言,一人,一事,一物,所能代表比擬的,人們誠祇有“一大德”而包含所有一切德目的信仰,但為容易分別此一大德中各種適合人類行為而取作規矩的緣故,我們必需把它分別為若干種類以為提綱契領之需,所以便有德教十大綱領的劃分了,此十德合之僅一德,而擴之可以再成為許多名稱,以至百德,千德,萬德了,舉一例來說:應該說是而說是便是德,不應該說是而說非亦是德,點頭點得當便是德,點不當便是不德,所以來亦可以說德,去亦可以說德,敬可以說德,不敬可以說德:問題只是當與不當而已,好像“大義可以滅親”,“忠”“ 孝”不能兩全,“好生固然是大德”,“殺身亦可以成仁”,救人固然可以為德,殺不仁方可以為德---在人類生活與文明日趨發明與繁雜之時,對於人生行為的“德”與不德,是隨時代,隨潮流,隨環境,隨關係而有是非得失不同的,所以有千德萬德之分是不會誇大的,不過我們所必需注意的,便是德的根源,我們能夠把德的根源認明清楚,不論它是由德而演成十德,由十德而分出百德,由百德而分出千德萬德,我們仍可由萬德千德而歸化成百德十德以至一億,而總稱“德教”了,所以,奉行德教和信仰德教的人,必需明德教中十大德目的意義,然後可以左右逢源,可以因時,因地,因人,因物而適應環境,履行為人處世的大道---德教---而無所不通,無所不利了,至於因一德而分數德,或由數億而歸合一德,那末,便是所謂殊途而同歸,或同歸而殊途而已,我們除在上章把十德的綱領詳為列出外,現在再把歷代所稱的德目根據各種書籍所載,附錄在下面,以便參考。

一 德

這是德教的中心,統萬德而言的純一之德,亦即是“一心一德”的德,詩經:﹁天生蒸民,有物有則,民之秉燊,好是懿德﹂的德,---書經云:“惟尹躬暨湯,咸有一德”。又云“咸有一德,克享天心。”後人多用為君臣合德之意而言“一心一德。”至於老子之道以德,故著道德經,耶穌基督教的“博愛”和佛教的慈悲皆可以稱為一德,亦可一心一德之德也。

二 德

上言一心一德,但是如果說為“一心二德”便是指“人立德不定,或是做事不專了”。至於易云“一陰一陽之謂道”,道者理也,亦即德也,陰德與陽德為二德,柔傳和剛德亦可說是二德,孔子以忠恕違道不遠,忠,恕二德也,孟子見梁惠王謂:“王何必日利,亦有仁義而已矣,”仁義二德也,占者以“仁愛” “忠孝”“ 仁義”“ 忠義”“ 仁智”“ 忠信”“ 孝友”“ 禮樂”“ 禮義”:等二字連稱者,重之也,不只是說二德而已,舉二德而著重以“德”的意思,但亦可因對人對事對時間等種種的不同而獨注意於此二德的名稱,至於回教的真理是慈恕,那便是以慈恕二德包括各德,謂之二德固可,謂之一德亦無不可也。

三 德

書經言三德,一曰“正直”二日“剛克”三曰“柔克”中庸的三達德便是“智、仁、勇”。童子軍的徽章以“智仁勇”亦即此三達德為服務精神的緣故:書經三事“正德,利用,厚生。”三德也,呂氏童蒙訓以“清、慎、勤”為當三事,三德也。老子曰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三寶三德也。又如佛教以戒(止惡防非),定(集中精紳)慧(廓清我是)亦可以說是三德的事。

四 德

易經以元,亨,利,貞為四德,易乾卦云“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貞。”又小學以季,悌,忠,信為四德,孔子以文行忠信亦稱四德:孟子以“側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也,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子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四端者即四德之端也;後漢書云“女有四德,一曰婦德,二日婦言;三曰婦容,四日婦功。”此皆四德也。

五 德

書經牧誓:“重民五教”五教即五倫之教,孟子:“使契為司徒教以人倫:父子有親,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 德教會的五教,有論証,是指此五教也)白虎通:“五常者何,仁、義、禮、智、信也!”五常亦是五德也。鄒衍以五行之德,為王者受命之運,如少昊以金德,伏羲以木德,顓頊以水德,堯以火德,黃帝以土德等,後世帝王,乃附會此說;禮記:玉有五德,溫潤而澤,仁也,縝密以粟,如也,廉而不劃,義也,垂之如墜,禮也,子尹旁達,信也。韓詩外傳,雞有五德,頭戴冠者,文也,足傳距者,武也,敵在前敢鬥者,勇也,見食相告者,仁也,守夜不失者,信也。陸機言蟬有五德,文、清、廉、儉、信,是也。

六 德

周禮以知,仁、智、義、忠、和,為六德,又以樂有六德,謂聖人作為跳、鼓、榕、揭、燻、虎此六者,德之音也。德典:不欺、不偽、不貪、不妄、不驕、不怠為六德。新書﹁人有仁義禮智信之行,行和則樂,與樂則樂。﹂故以五德加樂為六德。

七 德

禮記云“明七教以明民德。”七教者,父子、兄弟、夫婦、君臣、長幼、朋友、賓客也。又左傳以禁暴、戎兵、保大、定功、安民、和眾、豐財為七德。

八 德

孝、悌、忠、信、禮、義、廉、恥,謂之八德。

九 德

書經以“寬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亂而敬,擾而毅,直而溫,簡而廉,剛而塞,疆而義”,謂之九德,其中之六德曰六德,其中之三德曰日三德。又以“一忠,二慈,三祿,四賞,五民之利,六商工受資,七祇民之死,八無奪農,九足民之財。”為九德。

十 德

德教綱領以孝、仁、智、悌、義、禮、忠、信、廉、恥,為十德。禮:父慈,千孝,兄良,弟恭,大義,婦德,長惠,幼順,君仁,臣忠,為十義,亦十德也。當然,所謂一德,二德,三德…以至十德,當然不止有上面每種所敘的範圍,舉人類悠長而難以確定若千萬年的進化歷史,其隨的所稱的德目名稱,是很不容易一一而枚舉出來的,所謂掛一漏百,囊人所病,我們因便列出,舉一隅而以三隅反,那是有望於讀者的博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