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篆: “,從,從聲。是行動的意思;十目是古字的寫法--行相。

 

今解為道德、品行、情操、德行、修為、氣節……等行為規範。      

 

       “德”之古字為 “,表達 “直心本義:心中生相而得(德)之於心,外現於行。

 

        古代典籍有很詳細的解釋

 

《廣韻》德,行也。

《說文》升也。

《玉篇》福也、惠也。

《集韻》德行之得也。

《正韻》凡言德者,善美,正大,光明,純懿之稱也。

《易·乾卦》君子進德修業。

《書·臯陶謨》九德,寬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亂而敬,擾而毅,直而溫,簡而廉,剛而塞,彊而義。

《洪範》三德,一曰正直,二曰剛克,三曰柔克。

《周禮·地官》六德:知、仁、聖、義、中、和。

《禮·月令註》德謂善敎。又感恩曰德。……等等。

《释言、释言语》德、得也,得事宜也。

《大戴禮記‧四代》萬物之本性曰德(天有好生之德)

       

        “範疇含蓋廣大:有仁、義、禮、智、中、和、忠、孝、悌、敬、直、剛、謹、慎、恕、、寬、信、敏、惠、温、良、恭、儉、讓、誠……;仁以愛人,義以節之,禮以行之,忠者盡己,孝者孝順,弟者敬長,敬者敬重,直者正直,剛者強而不屈,者慎言,慎者謹慎,恕者不欲勿施,勇者敢為,寬者寬厚,信者言之有實也,敏者敏速,惠者順乎人情,恭者莊敬,儉者節制,讓者謙遜……,克己者抑己;每一範疇都有明確的涵義,彼此又是相通的,相因互化,互相依附,旨在造道強德,鑄塑士、君子、賢人、仁者、聖人諸人格。凡人與社會,一定要以 “道、德構成,否則就不可能有和諧的環境,有美好的生活,特別是對精神面貌提昇,生命才有意義。

 

        可見“德”在華夏上古時代已經非常豐富,而“道”和“德” 不可分割。

        在《书·蔡仲之命》周朝:有《德》篇,講“皇天無親,唯德是輔”,德與天道不可分開。

        老子說:“孔德之容,惟道是從” 。

        老子又說“道生之,德畜之,長之育之、育、熟養之覆之”,“德者道之功”,“德,其体;道,其用;德是道的功用。

       “故從事而道者同於道,德者同於德,失者同於失;同於德者,道亦德之;同於失者,道亦失之。”沒有“德”的人,“道”就不可得,必然與“道”無緣了--以德悟道也。

 

        《論政以德的注釋說德之爲言得也行道而有得於心也德即是得就是行道所得到的收道德就是,指遵從天命之本性,我心有所得

 

唐朝:“凡吾所謂道德云者合仁與義言之也天下之公言也.”


《易經﹒繫辭下傳》第七章,對德有很好的分析:

 

易之興也,其於中古乎?作易者,其有憂患乎? 

是故,履,德之基也。謙,德之柄也。復,德之本也。恆,德之固也。損,德之修也。益,德之裕也。困,德之辨也。井,德之地也。巽,德之制也。 

履,和而至。謙,尊而光。復,小而辨於物。恆,雜而不厭。損,先難而後易。益,長裕而不設。困,窮而通。井,居其所而遷。巽,稱而隱。 

履,以和行。謙,以制禮。復,以自知。恆,以一德。損,以遠害。益,以興利。困,以寡怨。井,以辨義。巽,以行權。

可以排列為:

 

       天澤履,德之基也。和而至。         以和行。 

       地山謙,德之柄也。尊而光。         以制禮。 

       地雷復,德之本也。小而辨於物。 以自知。 

       雷風恆,德之固也。雜而不厭。     以一德。 

       山澤損,德之修也。先難而後易。 以遠害。 

       風雷益,德之裕也。長裕而不設。 以興利。 

       澤水困,德之辨也。窮而通。         以寡怨。 

       水風井,德之地也。居其所而遷。 以辨義。 

       風為巽,德之制也。稱而隱。         以行權。 

 

        由於孔子知學“道”之難,所以對特別細講。有說 “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政治行以王道,用刑罰輔助,人們可以減少犯惡去不能知恥;以德來成就道,用禮(履)輔助之,人們學懂得知恥克己。因此有很豐富的內容。

 

        師尊化繁為簡,把諸德綜合為十章:“孝、悌、忠、信、、廉、耻、仁、智”。立八則: “不欺、不、不、不妄、不、不怠、不怨、不為戒。示諭信徒以十章八則為修行守則,以此立命,繼往聖絕學,是傳統修身修養法則,包含了儒教五常八德、道教《太上感應篇》、釋教十善業道。是德生成德之道。